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

【我们读世界】点滴的回忆~我的上海婆婆

读后感杂志2022-06-21 08:45:08

开心jenni,毕业于哈尔滨工程大学,船舶动力工程专业,高级工程师。现定居上海。业余喜爱文学,古典诗词,现为大中华联盟诗社会员。有多篇诗词作品发表于格律诗社网络平台及诗词之友刊物。崇尚做个文字的闲者,随手拾捐,清风翻页,写我所想,写我所意,写我所感,不迎合,不张扬,给自己庸常的生活带来一丝亮色。

 

那年的元旦,我与先生由相识,相知,相恋,经过四年多的交往终于走到了一起。他响应国家号召,毕业工作不久,作为技术骨干踏入支援三线建设的队伍到了陕西,他的家在上海,家中父母和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三个兄弟,还有众多的亲戚。这是个大家族。

当我首次踏入夫家,有点忐忑,拘谨和好奇,这是一个怎样的家庭呢?

 

他的家居住在上海石库门荣康里一幢上下蜗居着好几户人家的小楼里。窄窄陡陡的楼梯,一家挨着一家。走过,路过都可以看见邻居家中的摆设,房间虽小,一家家倒也收拾的有条有理,干净整洁。邻居之间抬头不见低头见,朝夕相处倒也其乐融融。大上海寸土寸金,人们习惯了螺丝壳里做道场的窘状,这也许就是上海石库门的一大特色吧。

 

我眼中的婆婆,端庄大方,贤淑温良,话音委婉,是个感情细腻的人。据先生说他的妈妈生于比较殷实的人家,自小聪颖灵慧,读书又好,但由于外祖父重男轻女,认为女孩子能认识几个字就可以了,强制中途终止了母亲学业,母亲不甘力挣过,无奈严父孤意独行,婆婆只得尊父命辍学在家帮外祖母照顾弟妹,料理家务。这是他母亲人生中最大的憾事。后来在与婆婆接触中,她也谈起这段往事,眼里露出深深的遗憾,所以她总是鼓励她的子女们要好好读书,珍惜学习的机会,为她争气。

 

我们成家后没有与婆婆同住,那时我们在陕西,每年有一次回上海探亲的机会。我们回去,那是婆婆和全家最开心的日子,婆婆总是准备了好菜好饭犒劳远方回来的我们。这是一个和睦温馨的大家庭。兄弟姐妹们团结友爱,互助互让,公公幽默风趣,干练利索,操着一口浓重的宁波乡音。解放前,他曾在一家英国汽车公司任财务总管,解放后,在一家五金交电公司任职,工作很忙,所以家里一日三餐和所有家务基本都是婆婆操持,我记得,每天早晨天刚蒙蒙亮,婆婆就起床买好菜,生煤炉做早餐,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婆婆的厨艺是很棒的,在沪探亲的日子里,每天享受着婆婆烹制的美味佳肴,其中最拿手的菜,水笋烧肉,干煎或红烧带鱼,四鲜烤麸,鲫鱼塞肉等,让人垂涎欲滴,记忆犹新,吃了还想吃。那也是妈妈的味道。

 

1985年,公公由于得了肺ca不幸撒手人寰,婆婆受到很大的打击。悲痛不已,相濡以沫几十年最亲密的人离去是何等的残酷,我感同身受。婆娑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公公个子不高也不魁伟,但在婆婆心里,他就是个大丈夫,从嫁到这个家开始,她便把他当做自己的天,是家里擎天柱。在公公离世后,婆婆有很长一段时间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中,郁郁寡欢,沉默不语,有时,家人试图讲一些社会新闻,传闻及一些轻松的话题来分散她的哀思,但也引不起她的兴趣,听完后,最多淡淡一笑,又沉默了。也许,时间是最好的良药。

 

为了安抚婆婆受伤的心,86年把婆婆接到了陕西与我们同住了一段时间。婆婆来了,那是我和先生最开心的日子,“家有一老,胜如一宝”,每天与婆婆朝夕相处,有空带她外面走走散散心,从没离开过上海的婆婆对陕西还是很好奇的,物价也比上海便宜很多,有时周末婆婆身体好些时,带她看看陕西的名胜古迹,跟她讲一些本地的风土人情。陪她一起去菜场买菜,向她学习烹饪手艺。慢慢地婆婆心情好了很多。话也多了起来,跟周围邻居也认识了不少,有兴趣时婆婆还跟我讲讲她的如烟往事,婆婆说:1958,社会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她就走出了家门,进了一家街道办的托儿所工作,她很喜欢孩子,每天看到这么多天真可爱的孩子,她满心欢喜,她认为,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照顾好他们,使孩子的家长安心,,她教孩子们唱儿歌,讲故事,教他们做体操,孩子们和孩子家长都喜欢她,信任她,尊重她,称她为林老师。说到这,婆婆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微笑。

 

六十年代初,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使农业生产受到重创,国内的生产物质和生活供应严重不足,居民的生活必需品都凭票供应,婆婆说,那时家里男孩子多,胃口大,对食物需求自然大,定量的粮食和副食品肯定不足,她就动脑筋,尽可能把副食品蔬菜补充主食,把南瓜,山芋,萝卜,白菜,豆渣之类做成主食,如南瓜山芋面疙瘩,豆渣饼等,即填饱肚子,又不失美味,使孩子们都爱吃。为了让孩子们穿的体面一点,她把压箱底的布料拿出来,裁裁剪剪做成小孩子的新衣服,又得体又好看。婆婆把她的智慧和贤能全用在了治家理财中,她为这个大家庭真是操碎了心……

 

我倾听着一位历经岁月洗礼的长辈在诉说,往事一幕幕,交织着内心最深的记忆。我看到了在岁月中跋涉着曾经年轻的脸,她隐忍,宽容,大度,善良,她的坎坷也是中国千千万万那个年代女人们共同的苦难,她的坚韧,淡定是骨子里的东西,也是无数个伟大母亲共同的标志。

 

八十年代末期,我们离开陕西,调往江苏工作,离上海近了,我们会经常回上海看望老人,这期间,婆婆也会偶尔来江苏我家小住,但她的健康每况愈下,首先是双腿行走不便,感到上下楼吃力僵硬,特别是开了左眼白内障手术后,经常头晕目眩,去医院检查,除了血脂高以外医生也没说什么大病,两腿的不便使她减少了许多外出,整天呆在家里。生活也缺少了乐趣,白天大家都各自上班,婆婆一人是十分孤单和寂寞的,只有到晚上,她才高兴一些。婆婆在孤寂中苦熬,一定有许多苦衷,但她却没有任何怨言,日复一日承受着岁月的煎熬。

 

19971221日晚,婆婆梳洗完准备睡觉时,突然摔倒在地,家人叫救护车送到长征医院抢救,经脑CT检查确诊小脑出血,虽经尽力抢救,但回天无术,于次日清晨与世长辞。仅仅九个小时,婆婆和我们竟阴阳相隔,我们真的难以接受这残酷的一幕。

 

婆婆离开我们二十多年了。她一生养育了众多的儿女们,她以博大的胸怀竭尽母亲的天职,为家庭和儿女们付出了她最美好的年华。她的一生,有欢乐,更有辛劳和艰难,她没有轰轰烈烈的事业,只有平凡人的琐事,但在她的平凡中,我们看到了中华女性的全部美德。她爱她的孩子们,也被她的孩子们深爱着,这也许就是她人生的全部意义。愿天堂的婆婆,没有尘世的喧嚣,没有世态炎凉,没有生计的窘迫,没有病魔的缠扰,永远安宁。

我们不会忘记您,我的上海阿婆!

 

 

作者后记:

历经四个月,完成了《点滴的回忆~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我的婆婆》三部作品。

《点滴的回忆》记述了我的父亲,母亲,婆婆在过去几十年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琐事和生平经历。非常直白地写下了他们作为平凡人的平凡事。其中,有欢乐和痛苦,有笑声和眼泪,是最真实最朴素的平民市井生活的写照。作者从一个女儿,媳妇的视角回忆自己至亲的人在家庭生活和社会活动中的种种表现,从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角度,最真实的写下了自己的一些记忆和片段,以纪念逝去的亲人。

追思往事,表明自己的感受和心得,无非是告诉先人们,作为儿女的我们一直没有忘记他们,感恩他们,并以他们为豪。

写完这三部作品,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我完成了一个夙愿,用我的秃笔记录了他们的生命轨迹,虽然有些零乱,但不失真实。让他们的后辈子孙不忘自己的先人们,能记住自己的本源——根在何方。

最后,感谢朋友们的阅读,转发并在文章底部点赞留言支持鼓励,再一次谢谢你们,你们的支持鼓励,是我最大的动力。


Copyright © 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