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

兰溪传奇人物:“代理县长”徐炳奎!

爱兰溪2020-02-13 12:47:38

徐炳奎(1813--1878),清代兰溪县大路口村人。民国丁卯(1927)续修《徐氏宗谱》卷之四“行传”记载:“路口忠房,贤二百四三公长子,淳三百廿三。名聚升,讳炳奎,字恒高,号燮堂。嘉庆癸酉年十一月初四日卯时生,光绪戊寅年十一月廿七日申时卒。”

           一、少年磨砺,成年出道

徐炳奎的一生经历颇带传奇色彩,据徐谱中收录的“淳三百廿三爕堂公传略”(简称传略)记述,他从小就胆大心细,接受忠孝谦和的潜化教育。由于家境贫寒,无力供养读书,十三岁时(1825),他跟随父亲到苏州做学徒学生意。徐炳奎做事很用功,空暇的时候学习书画,专门挑选一些治国平天下的书籍阅读,同时也练习刀枪拳法,他的声名渐渐地播传远扬。道光年间(1821--1850),有家山东镖行闻名而来,特地聘请他去做保镖,行走山西、陕西、甘肃等地。经过年积月累的辛苦打拼,徐炳奎有了一些积蓄,于是他回兰溪原籍参加武童考试,未能考取。咸丰(1851--1861)初年,他弃武就文,报输钱财捐得从九品官衔,分发江苏候补,从此步入仕途。咸丰四年(1854),徐炳奎奉江苏巡抚赵德辙之命,负责管理训练苏军练勇,参加围剿太平军。因有战功,被赏戴蓝翎并加升同知衔。

二、小番岭:伤心岭

咸丰八年(1858),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部围攻衢州,一部分太平军进占寿昌县城,逼近兰寿边界地带。消息传到苏州,出于保卫桑梓的责任感,徐炳奎主动请缨并奉命带领苏军练勇赶赴家乡兰溪,参加兰寿边境保卫战。“传略”记述:“咸丰八年,浙江抚宪宴端书因江西匪逆窜扰衢郡,即行文凭熟商江苏巡抚宪,宴端书札调随带苏军练勇五百人,来浙防堵,其时,寿昌县城已失,即奉浙江皋宪段光清委攻寿昌。”《光绪兰溪县志》卷八兵燹“民团记略”也有类似记载:“(咸丰八年)四月初,寇衢贼分股由龙游北乡窜踞寿昌城,兰与龙交界以界址岭为要隘,与寿接界又以小番岭为要隘,乡团星夜赴守二岭口,五月初,邑人徐炳奎(号燮堂,大路口人)奉抚宪晏端书札,统江苏定勇来兰。”“传略”中提及浙江巡抚宴端书,“宴”字实为“晏”,并说徐炳奎所带领的是“苏军练勇”,县志则说徐炳奎所率的是“江苏定勇”,两者表述的军队名称虽貌似,但有区别,“传略”所提的“苏军练勇”当为正确,县志所记“江苏定勇”名称则误,原因后述。徐炳奎带领苏军练勇星夜兼程赶到兰溪,还没来得及扎营休整,五月十三日进驻诸葛,十五日就随同兰溪民团数千人一起开往小番岭,与太平军血战。“因团勇无约束,不听令,遇贼溃散,伤亡数百余勇,而苏军未扎营盘,不能立足。(见传略)。”《光绪兰溪县志》卷八兵燹“民团记略”记载是这样的:“(徐炳奎部苏军练勇)十三日会同城局勇至诸葛助团民守小番岭,时贼于寿之杭岭背(距小番岭八里)筑台侦伺。十五日,我军直捣杭岭,杀贼焚台。踞寿贼倾巢出,我勇俱壮健,短兵相薄。贼窘甚。”当时太平军仅在寿昌杭岭背筑台警戒,尚未进入兰溪境内,兰溪民勇主动挑战“直捣杭岭,杀贼焚台”,激怒了太平军,太平军全部出动进行报复。县志说“我勇俱壮健,短兵相薄,贼窘甚。”而“传略”却讲“团勇无约束,不听令,遇贼溃散。”可见县志有溢美饰过之笔。缺乏训练又纪律涣散的民团被太平军抄了后路,战斗力强盛的太平军骑兵压制了仅是步兵队形的民团。这场战斗从巳时打到申时,差不多三个时辰(六个小时),太平军毫无悬念地取得胜利,据《光绪兰溪县志》载:“此次阵亡民勇甚多,经燹无案可核。定勇九十三名,则稽诸江苏定勇募籍。团民百二十名,祗就采访及亲族赴报者录之,遗漏仍不少耳。”“传略”也说:苏军练勇“连战三昼夜,阵亡九十三人”。战斗力低下的本地民团临阵溃散拖累了整个战局,导致徐炳奎部损失惨重,三天内五百人的部队阵亡九十三人,负伤者不计在内,伤亡比例达百分之二十。“所有阵亡苏军及兰溪团勇一并收尸,共埋葬于战场边岭,由绅董勒五百人墓之碑,浙江皋宪札委兰溪绅董建造彰义祠,以安阵亡军勇之牌位。(见传略)”县志也称:“收尸合葬寿之南浦,今所称三百人塚者,是邑城北为建彰义祠祀焉。”两者说法基本相同,只是一个称“五百人墓”,另一个称“三百人塚”,当以后者为是。徐炳奎自幼年即离开家乡兰溪,虽乡音无改,但物是人非,“奈公自幼离乡,与兰溪绅董素不相识,以至小番岭与贼匪大战之事,未及明叙。(见传略)”由于与地方乡绅未有良好的沟通,善后工作不能得到有力的支持,物质供应也得不到有效的保障。苏军练勇没能够在兰溪地面安营驻扎,“苏军无处归标,仍回苏省。(见传略)”徐炳奎黯然神伤地离开兰溪家乡,带着被打残的部队灰溜溜回到苏州。

三、招募老乡,同族胞泽

徐炳奎安置妥当部下后,积极活动,为所部争取到“番号”,“奉江苏大绅董谕,在苏立营拈募兵勇,改为定字营。(见传略)”以前称“苏军练勇”,只是民兵性质,如今正式定编“定字营”,有了地方部队的番号,招募训练“定勇”,名正言顺,自然风生水起,得心应手。自“定字营”成立后,兰溪大路口村的老乡纷纷前往苏州投军入营,除了当兵吃饷的纯朴目的,不少人也有建功立业、出人头地的抱负。徐炳奎非常欢迎同村同族的老家人投靠他,并提携他们给予立功升职的机会,“其有乡党人至苏投营效力者,论功保举,毫不存私。(见传略)”

《徐氏宗谱》基于忠君报国,光宗耀祖的出发点,对族人响应徐炳奎招募去苏州投军立功记录颇详,现摘录制成表格:

序号 行 第 名讳字号 生卒年月 功名职衔事迹 备注

 一 忠房,贤二百四三公三子,淳三百五十。 名聚发,字炳山,号恒大。 道光壬午年七月生,咸丰己未年正月卒。(1822--1859) 江苏抚标候补千总。 娶苏州府阊门龚氏

 二 忠房,淳五九公次子,永六八。 讳荣棣,字品源。 嘉庆戊辰年十二月生,身故苏州。(1808--?) 宪奉江苏定勇李 保奏赏给军功八品顶戴。 娶下汤氏,转醮。

 三 忠房,淳百廿九公次子,永百九。 讳章成,字凤南。 嘉庆丁丑年二月生,光绪丁亥年十二月卒。(1817--1887) 江苏定勇营出力,保赏蓝翎千总。  

 四 忠房,淳九十公次子,永百十五。 讳成东,字玉音,号聚泰。 嘉庆丁丑年十一月生,光绪丁丑年五月卒。(1817--1877) 宪奉赏给军功出力六品顶戴。  

 五 忠房,淳三百公长子,永二百三十。 名玉麒,字殿选,号希贤。 道光甲午年十月生,同治癸亥年十月卒。(1834--1863) 同治二年正月蒙左公保赏给六品军功。  

 六 忠房,淳三百廿六公长子,永二百六二。 名长标,字正林,号玉芝。 道光庚子年五月生,光绪癸未年正月卒。(1840--1883) 奉宪赏给武德军功。  

   七  忠房,淳二百七二公长子,永二百六六。 名荣标,字品泉,号桂林。 道光辛丑年九月生,同治癸亥年二月卒。(1841--1863) 咸丰戊午年充当江苏定勇,有功蒙奉宪保奏外委,同治二年正月十二日克复兰溪县城,蒙江 奉左宪公保奏赏带蓝翎、守备千总。 卒城中。

 八 忠房,淳三百三十公次子,永二百七六。 名标寿,字文和,号聚川。 道光癸卯年六月生,光绪甲午年八月卒。(1843--1894) 江苏抚标亲兵营保赏六品军功,候选分府。 娶下章章氏,继娶江苏吴县西家桥张氏。

 九 忠房,淳三百廿六公次子,永二百八十。 名长基,字正中,号玉财。 道光癸卯年十二月生,光绪庚寅年八月卒。(1843--1890) 江苏抚标候补把总,克复苏省,保赏蓝翎五品衔。 娶在城章氏。

 十 恕房,淳二百六八公四子,永二百八八。 名瑞深,讳国筠,字麟陞,号渊卿。 道光乙巳年八月生,光绪乙亥年二月卒。(1845--1875) 蓝翎守备,前署江苏抚标社坛营枫桥千总。 身故江苏,墓在虎坵樟泾滨,娶寺后庄施氏。

 十一 忠房,淳三百三九公长子,永三百六。 名正勇,讳嘉林,字赏富,号殿点,又号溥。 道光戊申年正月生,光绪丁未年四月卒。(1848--1907) 江苏抚标定勇营保赏五品蓝翎,光绪十六年由江苏河运案内保赏四品衔,以守备尽先千总录用,又于光绪十八年九月初十日奉旨候补守备候以都司补用。 娶姑苏阊门汪氏,继娶诸葛氏,续娶常州戈氏。

 十二 忠房,永三五公长子,世十七。 名开绪,字立泰,号肇基。 道光癸未年十一月生,光绪癸未年九月卒,(1823--1883) 江苏抚标候补把总,委充定勇营哨长,咸丰八年五月奉浙江抚宪宴调赴浙江防堵,随定勇营于五月十五日在寿昌小番岭与发逆血战三昼夜,克复寿昌保赏蓝翎。同治初克复江苏省垣,蒙抚宪李保奏加升守备,调随浙江衢州镇总兵李,归衢镇标,候补委署百林汛把总。 卒苏江

 十三 忠房,永三五公四子,世七八。 名开源,讳立招,字肇升,号旭如。 道光庚子年九月生,光绪壬午年正月卒。(1840--1882) 例授武德骑尉,五品蓝翎,江苏抚标优先即补千总。  

大路口村民多忠勇之辈,早在“定字勇”正式成军前,援赴兰溪的五百“苏军练勇”中,就有同村人徐开绪(见上表格)跟随徐炳奎在小番岭与太平军拼杀。《光绪兰溪县志》卷八兵燹、阵亡民团名单中有大路口人:徐瑞谦 。《徐氏宗谱》记载较为详细:“路口恕房,淳百五四公四子,永百廿三。名瑞谦,嘉庆戊寅年(1818)十二月初六日辰时生,咸丰戊午年(1858)五月十五日时卒。浙江抚宪奉攻寿昌小番岭,与贼血战三昼夜阵亡。”同治二年(1863)正月十二日,清军从太平军手中收复兰溪县城,大路口村人定字营徐荣标参加此次战斗(见上表格)。除了从军参战,光绪庚辰年(1880)村民徐鹤驯(1847--1917)考取武庠生(秀才)。

四、署理知县、宦海奔波

同治二年(1863)12月,徐炳奎因参加收复苏州城战斗有功,被保升知县,得到赏换花翎的奖励,随即发往江苏候补。清代候补知县等到实缺上任,大多数都要熬耗一段时光,徐炳奎在候补期间,还管理抚标亲兵营兼管营务处,缉匪捕盗,记功十余次。同时,他督造修复因战争毁坏的府、县学宫及各级衙门官署。同治三年(1864)四月,清军从太平军手里收复常州,他因功保升盐运使运同衔,受委派解运海运漕米抵京,又保升直隶州同知衔。据《徐氏宗谱》记载,徐炳奎的“代理县长”(署理知县)生涯始于同治三年(1864),这年他署理苏州府震泽县知县,因政绩卓著,江苏巡抚李鸿章给予他的评价四字:廉勤勇干 。由于署理知县只是一个临时职务,大多数情况是该县前任知县离任,而后任知县尚未到任,这个空缺期间即由署理知县代理政务,等后任知县到岗,署理知县的职务随即消失。徐炳奎在候补知县期间,断断续续地署理了几个县的知县职务,家谱上说他“历署江苏震泽、荆溪、丹阳、南汇等县知县差委,功绩甚多。”

同治九年(1870),徐炳奎得到解运军火的任务。《清穆宗实录》卷二百八十、同治九年夏四月,“戊申,谕军机大臣等,丁日昌奏起解炮位,并拨派弁兵赴津一折,现在江苏报解,金顺军营开花铜炮十二尊并炮子、车轮等件,及自来火一万四千枝,洋火药一万磅,又另拨洋火箭六百杆,派委知县徐炳奎等带同熟悉口令之都司陈友吉等二十员名,一并由海道运赴天津,该项军火到时,如金顺委员尚未到津,即着崇厚派员查验,暂为收储,一面赶紧知照金顺,迅饬该委员来津,领解赴营,以资攻剿,将此谕令知之。”押运如此庞大数量的军火走海道从江苏运至天津,必定有重大的军事行动。查同治九年(1870)这一年发生的大事,一件是天津教案,另一件是陕甘回民之乱,估计徐炳奎这次任务与后者关联。

据宜兴志记载,同治十二年(1873)七月,徐炳奎以监生的身份接替潘树辰署理荆溪县知县,至光绪元年(1875)仍由潘树辰接任。《南汇县志》记载:光绪元年(1875),徐炳奎接替顾思贤署理南汇县知县,时间不足一年,同年仍由顾思贤接任。光绪《丹阳县志》记载:光绪初年,浙江兰溪人徐炳奎署理丹阳知县,卸任后,徐炳奎接办江苏海门厘捐总局事务,这是一个令人垂涎三尺的肥差。《徐氏宗谱》记录,徐炳奎于“光绪戊寅年十一月廿七日(1878年12月20日)申时卒”。然而,有一条资料显示,光绪五年(1879),浙江仁和人吴观乐接替徐炳奎任南汇县知县。如果这条资料成立,那说明徐炳奎死于署理南汇县知县任上,终在县衙寓所内。徐炳奎自同治三年(1864)开始以候补知县身份署理了至少四个县的知县,直至光绪四年(1878)终于署理南汇县知县任上,时间跨度十五年,由于徐炳奎是捐班出身,在候补实缺职务的机会上自然拼不过科举正途出身的同僚,“代理县长”始终没能转正。

   五、身后荣哀,商迹探寻

民国丁卯(1927)续修的《徐氏宗谱》内有一幅徐炳奎的画像,题名:“皇清例授朝议大夫赏瑍花翎运同衔升用同知直隶州署理江苏丹阳县知县燮堂公遗像”。画像背面有赞文,“赞曰:经济之才,宏博之学。识见之高,制行之确。此一代之伟人,实万天之先觉。又赞曰:为国之器,为家之珍。例授盐运,朝野钦尊。”落款:“侄步洲拜撰”。徐步洲,宗谱内的纪录:“路口恕房,淳二百八四公三子,永二百三五。名山东,讳步洲,字廷芝,号溥渊,又号少仙。道光乙未年(1835)八月十八日亥时生,光绪壬寅年(1902)九月初十日卯时卒。皇恩钦赐顶带荣身。”还有一篇赞文,“儒文侠武,道不並张,如公声绩,兼擅其长,姑苏作客,聘就巨商。燕南赵北,保护赀装,克复吴会,拯拔同乡,百千累系,资送慈航。古之侠士,未足相方,积劳懋赏,叠宰岩疆,兴养立教,锄莠安良,崔符跡息,菁莪化光,古之儒吏,惟龚与黄,上游欢赏,孰与抗行,吴中父老,口碑道扬,厥施未竟,瞻仰徬徨,佑启后人,世卜其昌。”落款是:姻愚姪诸葛枚拜题。二篇赞文定格高调,虽有溢美,但也比较公允地评价徐炳奎的一生所作所为。

徐炳奎共娶过四房妻子,初娶姑苏吴县举人章钰姑母章氏。继娶宁波籍方氏,生二子一女。续娶松江汤氏菊如次女。再娶黄氏,江苏如皋县署理海门学正黄金传姪女。这位黄氏“未过门,闻夫故,绝食殉节,由江苏抚宪吴元炳奏请建坊。(见宗谱)”《清德宗实录》卷一百三,光绪五年(1879)十一月甲申:“旌表绝粒殉夫,浙江兰溪县故江苏知县徐炳奎未婚继妻黄氏。”帝制时代,妻为夫殉虽残忍不合人道,但切合传统伦理纲常,这种行为受到皇帝旌表建坊的褒奖,在当时也算身后荣哀。黄氏与徐炳奎合葬陈八塘下。

大路口村,地处兰溪西乡门户通道上,城乡往来便利,村民以徐姓为主,有外出商贸的风气,以苏州、杭州为落脚点,尤其居住苏州为主,大多娶当地女子为妻,生根落户。《徐氏宗谱》受传统惯例的限制,重农轻商,对于族人的经商活动语焉不详,不过在谱中还是有迹可寻,其中有一条还颇引人注目:“路口恕房,淳二百八四公四子,永二百五五。名山寿,讳步瀛,字廷芳,号少春。道光己亥年(1839)九月廿一日亥时生,咸丰辛酉年(1861)被匪掳去,流寓京陵为商,倘后娶氏生子,回乡再登家乘焉。(见行传)”一位被迫参加太平军的村民,一路随军征战,死里逃生,流落京(金)陵(当时称天京,即南京),战后居然做生意致富,在当地娶妻生子,然后衣锦还乡,认祖归宗,这是一桩人间幸事。类似幸事,谱中还记录了另外一条:“路口忠房,淳二百八九公三子,永二百四七。名尔昇,字朝峰,号殿金。道光戊戌年(1838)正月十九日子时生,被匪掳在外,倘后娶氏生子,回乡再登家乘焉。(见行传)”只是这位徐尔昇村民有没有在外面做生意发财,不得而知。这二条史料从侧面反映了太平军在本地吸纳民众参军的情形,除了清代官方志书、各姓宗谱记载太平军掳民为兵外,有一部分人很可能是自愿投效太平军,只是事后不敢证实。

徐炳奎的商业活动在《徐氏宗谱》里没有明确记录,但从二篇画像赞文的字里行间仍可寻得端睨。徐步洲赞他:经济之才。诸葛枚赞他:姑苏作客,聘就巨商,这“巨商”二字足以令人浮想联翩了。笔者查阅一批清代大路口村的文献史料,找出了一些线索。徐炳奎在苏州的寓所称徐公馆,在苏州城内修仙巷(今修仙巷改名为绣线巷,在苏州市中街路与景德路口南)。当年有一封“平安家报”的书信,从苏州徐公馆寄往兰溪,兰溪的收信地址是:兰溪南门内,徐福茂南货号,收件人:徐燮堂大老爷。这条信息有三个关键词:兰溪南门内、徐福茂南货号、徐燮堂。下面作逐条解释:徐燮堂即徐炳奎,徐福茂南货号是兰溪城内有名的商号,据《兰溪市商业志》记载,光绪二十九年(1903),徐福茂南货号顶归赵典经营,改名西福茂南货号。西福茂南货号即后来的兰溪市延安路副食品商店,地址在西门内的延安路口。这件信函的收件地址是兰溪南门内徐福茂南货号,当时的徐福茂南货号不在西门,而在南门内大街,至于何时从南门搬到西门,不得而知。信函的收件人徐燮堂大老爷,这说明徐炳奎居住在兰溪城内徐福茂南货号,那时他官事暂休,公余暇日,便回乡安居。他不在大路口老家休养,却在商号作息。汇综上述信息,可初步推测一个结论:徐福茂南货号由徐炳奎开设,他是这家店的东家,他去世后,后人可能不擅经营,便转让给赵典。另外,为徐炳奎题写赞文的徐步洲,他名下也有一处商号;元隆行,经营麻饼、桐饼等。

清代大路口文献史料内容繁多,仅仅一部分往返大路口至苏州、杭州之间的信函,就涉及家事、邻里事、村事,还有生意往来、投军捐职等信息。这批文献真实地展示清代兰溪农村人口移动现象,以及在外地谋生落户等状况,为研究清代兰溪乡村活动和社会变化揭开原生态的一幕,更广度、深度的探讨和解读研究今后将展开,本文不再赘述。

Copyright © 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