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

爱沪悦读 • 每日读诗 |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碧桂园集团上海区域2020-03-25 15:24:34


刘过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唐多令

南宋·刘过


  芦叶满汀洲,寒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

  黄鹤断矶头,故人曾到否?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诗歌赏析

这是一首登临名作。作者借重过武昌南楼之机,感慨时事,抒写昔是今非和怀才不遇的思想感情。

词一起用了两个偶句,略点景物,写登楼之所见。但既无金碧楼台,也没写清嘉的山水。呈现在人们面前的只是一泓寒水,满目荒芦而已。接下去,作者以时空交错的技法把词笔从空间的凭眺折入时间的溯洄,以虚间实,别起波澜。二十年前,也就是安远楼落成不久,刘过离家赴试,曾在这里过了一段狂放不羁的生活。二十年过去了,可是以身许国的刘过却仍然一袭布衣。此时故地重经,而且是在这个危机四伏祸乱不远的时候,怎不令人凄然以悲呢?不消几天,中秋又来到了。一种时序催人的忧心、烈士暮年的悲感和无可奈何的叹喟都从这一个“又”字里泄露出来。“犹”、“能”、“又”等虚字呼应提携,将词人灵魂的皱折淋漓尽致地揭示无余。

过片以后纯乎写情,都从“重过”一义生发。“故人”、“旧江山”、“新愁”、“不似”,莫不如此。“黄鹤”二句从设问提起,妙处在能从虚际转身。“矶头”上一“断”字,便有残山剩水的凄凉意味,不是泛泛之笔。“旧江山浑是新愁”,是深化题旨之重笔。前此种种灰黯的心绪,所为伊何?

难道仅仅是怀人、病酒、叹老、悲秋么?并不是。旧日的壮丽江山笼罩着战争的阴影,而他对于这场可怕的灾难竟然无能为力,这怎么不教人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呢?卒章三句买花载酒,本想苦中求乐,来驱散一下心头的愁绪。可是这家国恨、身世愁又岂是些许花酒所冲淡得了的!如此结尾,既沉郁又浑成,令人读之有无穷哀感。


作者简介

刘过(1154年-1206年)南宋文学家,字改之,号龙洲道人。吉州太和(今江西泰和县)人,长于庐陵(今江西吉安),去世于江苏昆山,今其墓尚在。四次应举不中,流落江湖间,布衣终身。

曾为陆游、辛弃疾所赏,亦与陈亮、岳珂友善。词风与辛弃疾相近,抒发抗金抱负狂逸俊致,与刘克庄、刘辰翁享有“辛派三刘”之誉,又与刘仙伦合称为“庐陵二布衣”。有《龙洲集》、《龙洲词》、明毛晋汲古阁《龙洲道人诗集》。


碧桂园集团上海区域】


        2015 年 8 月,碧桂园集团上海区域宣告正式成立。短短两年不到,上海区域以势如破竹之势接连布局7区,获得 17 个优质项目,扎根上海。2016 年底更是以“日诞两子·月夺五城”的战绩,向同行宣誓碧桂园加码申城、深耕上海的决心!


上海区域注重合作,互利共赢;强化平台,片区包干;优化上海建筑设计、严控成本;紧抓质量,夯实品牌。截至目前,上海区域已开 5 盘,2017年上半年销售业绩破 40 亿。在最严厉的政策调控下,碧桂园东原灏景湾、浦东星作以其自身的品牌美誉度、出色的产品品质,立身上海滩。


为支撑区域的高速发展,上海区域加大人才补给力度,通过高管带教+关键岗位轮岗的方式,重点培养了 6 位未来领袖,通过专业力与领导力主题课程,输出 22 位“新羽”骨干员工,支撑组织锻造!


取得初步成绩的同时,上海区域不忘回馈社会,积极参与上海政府主办的各项公益活动,以提升集团品牌的美誉度和社会影响力。


2017 年,上海区域将继往开来,跨越发展,在上海实现规模和效益稳步增长。


Copyright © 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