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

【微型小说】陈建政:《收破烂》

漯河文学2020-01-13 14:13:53

漯河市作家协会

首届作家培训班学员优秀作品

选    登

收破烂

早晨,太阳正慢慢地拱出半边脸,害羞似的窥探着还没有完全苏醒的村庄。一阵风吹过,树叶微微地摇摆着,狡猾的阳光趁机钻过树叶的缝隙洒落在乡间的街道上,无可适从地形成一些歪歪曲曲的亮斑,醉心地跳跃着一天当中最早的舞蹈。

也就在这时,钱三佝偻着腰,头戴一顶能把整个瘦脸盖严的破草帽,双手推着人力三轮车,身子忽高忽低地行走在乡间的光影里。边走边扯着嗓子大声吆喝着。

  “收破烂啦,收破烂啦……”
        冗长的声音惊醒了趴睡在农家大门口的一条狗,嗖地一下,那狗蹿出不停地对着钱三狂吠。长年走乡串户的生涯使钱三早已见惯了村中狗对他的欢迎。他毫不在意地继续变着花样吆喝:
        “谁家有那废铜、烂铁、旧报纸、破书卷、塑料瓶子、旧家电统统拿出来换钱了。”
        钱三一边吆喝,一边两眼贼溜溜地察看着每家农户的院门。他不时会看到有从院子里出来倒垃圾的女人,有赤裸着上身站在门口伸懒腰的老汉。钱三从街南头游到街北头,连一单生意也没揽下,这让他从心底里感到失望。于是他恼气地把三轮车停靠在路边,从衣兜里掏出一包劣质香烟,抽出一支塞进嘴里,点燃后背靠着一棵大杨树蹲下,用力地吸了一口烟后抑天吐出。烟雾在空中升腾、弥漫、散发着钱三胸中积压的怨气。
       唉!钱这鬼东西真他妈是催命鬼,你看看,这天刚亮,各家主事的人都走了个净光:进城打工的打工,在外做生意的做生意。全村只剩下一些老人、孩子。满大街喊破了嗓子,连一个人应声都没有。他妈的,如今收点破烂都真做难。不过,这样也好,老人、孩子好唬弄,逮住一个钉锅的顶几个星枰的。你比如昨天,多好的一笔买卖,真是一本万利……想到这,钱三轻弹了一下烟灰,爽气地把口中的烟雾吐出。低落的心情马上开朗了起来。

“收被烂的!”
         一声喊叫打破了钱三起伏不定的心绪。他赶紧推上车,朝着那声音快步走去。
        “塑料瓶咋收?”
        “八毛。”钱三回答着。
        “我上次都卖、都卖---对,是卖一块二毛!”老太太回忆着。
        “嘻!大嫂,不干啥不知道啥深浅,这塑料跌价跌的都设边了。都怨出石油的那几个小国,天天打仗,拼命地跌价卖石油,弄俩钱好买武器。要知道塑料这东西也是石油做的,能不跌价吗?”钱三找着跌价的理由给那女人解释。
        “那书纸呢?” 
        “二毛。” 
        老太逐一地问着各种废品的价格。心里虽说不太如意,可看看家中刚装修好的新房---这些破破烂烂真的没地放。虽说心里有点不舍,但最后一咬牙,就把家中许多碍眼的东西往外籴倒。
         钱三不慌不忙地挑拣,不停地摔打着上面又可能增重的杂质。他看着一大堆的旧书,就猜想,看来这家主人在外做着“官事”。再看见那么多的高档饮料瓶及昂贵的食品包装箱就思量:这些东西可不是一般农户、或者工薪阶层所经常享受的。于是他就判断若是个官,也准是个贪官。抬头又看看干干净净、富富态态的老女人和身后刚盖起的豪华楼房,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于是钱三就在心中权衡,一般这样的人家,从不会注重在这点破烂上计较。看来今天又会碰上好买卖。
         “大嫂,你看我忙了半天,能不能讨碗水喝?”钱三收拾完毕对站在一旁观看的女人说。
         “唉呀!把这礼节都忘了。”胖女人不好意思地向家中走去。
         女人刚进院,钱三慌忙地从三轮车的吊袋里摸出一个秤坨,用手遮掩着把秤上的小坨取下换上拿出的大坨。
         女人端水出来了,钱三喝着水和她拉家常。
         “大嫂,我看你是个有福人啊!儿子在外做着官吧?”
         “哪里呀,俺孩在城区开了个食品加工厂。”
        “那你孩子真有能耐啊!现在做啥事各个关节都要打通。”
        “才不是呢,我孩儿好钻着学习,从小都能吃苦,心眼实在,从不往食品中掺杂那些乱七八遭的东西,所以人人愿和他打交道。”
         “现在的人都瞎胡弄---听说猪肉里有什么精、面条能掺胶、地沟水能提炼油、奶粉更没法说……可眼下都兴这,不坑、不骗弄不到钱。 ”
         “你说的不对,刚开始我孩儿那个城区有十几家食品厂,都竞争着压价,互相挤兑。俺家的食品成本高,不敢降价,孩愁得不行。他媳妇就鼓动他也掺假,降降价。我知道后就数落了他们一顿,最后硬是坚持下来了。看看,现在就剩俺一家在经营---从长远看还是硬头货耐打听!”胖女人一提这事一脸的得意样。
         水也喝了,嗑也唠了。钱三就开始过秤,他每秤一样,就让胖女人亲自过目,看仔细斤两,然后把数字写在路边的墙上,最后认真合计出钱的总数。钱三就从衣袋里掏出一些零碎的元元角角递给胖女人说:
         “你点点,虽说咱是小买卖,可也得清清楚楚,老少都不能欺瞒,你说对吧?”
         “是这个理,做人就该像你这样实诚……”胖女人欣赏地看着钱三笑笑。
         钱三和胖女人寒喧后离开,骑着载了满满一车废品的三轮,心里有说不出的美,喜滋滋地在心中盘算着这桩生意的利润,暗自庆幸自已这段时间运气咋这么好,天天碰上天上掉陷饼的好事,心中乐得开了花。

 正享受这浑身舒服劲,忽听身后有人喊:
         “收破烂的,站住!”
        钱三的心猛地一惊,立马头上渗出了汗珠,心中说坏了,怕是被人识破了,人家回来找包哩,于是害怕地慢慢回头看,他只见一少年手里提着一杆秤向他跑来。钱三看了一眼三轮车才明白,由于自己太慌乱以致于连秤都忘了收。
         “叔叔,你把秤丢了。”少年说着举起秤摇了摇。
          钱三接过秤就想立马走人。少年又开腔了:
         “叔叔,你下次应该把没用的垃圾也扫一下,你看你把干净的大街都弄脏了。老师课堂上说了,只有我们大家都努力,这个世界才会更加美好!”孩子说完就向远方跑去。
         钱三听了孩子的话,手提着那杆沉甸甸的秤,木症症地立在大街上,心里优如塞了一团南瓜叶。下意识地摘下头上的草帽,没意思地扇着满头的大汗。此时太阳已开起老高。明晃晃的亮光透视着已经热闹的村庄,树叶中筛下的光线如芒一样刺痛了钱三的脸。
        蓦地,钱三好像僵尸复苏一样揉了一下眼,擦了一把汗,随后勇敢地从三轮的吊袋中摸出那枚小坨连同手中的大坨,一起抱在怀里,步态踉跄着向胖女人家奔去……

        

       陈建政,网名颍河鱼。农民。籍贯漯河市临颍石桥人,漯河市网络文学学会会员。

往期精彩回顾


【文坛快讯】《漯河文学》2017第2期出版

【微型小说】陈建政:《我们天天都在玩》


 

《漯河文学》微信公众平台简介

      《漯河文学》微信公众平台,由漯河市作家协会《漯河文学》编辑部主办,倾力打造有地区影响力的原创文学品牌,坚持为广大作家及文学爱好者提供展示与交流的平台。


《漯河文学》编委会

主   编: 南豫见

副主编: 孟焕军(常务)卢子璋

编辑部主任:卢子璋(兼)

编辑部副主任:柴全伟

责任编辑: 曹敏

 征稿启事

         1、稿件内容健康、结构完整、文笔优美、底蕴丰厚。

         2、诗歌、散文、小小说、散文诗、文学评论等均在征稿之列。

         3、本刊对所录用的稿件有删改权,来稿请附作者简介、通讯地址、联系电话及个人照片,以正文加附件形式。

         4、本刊有权使用所投稿件在本刊所属纸质刊物、网络新媒体以及其他平台上进行刊发。

         5、作品要有一定的文学艺术价值,投稿邮箱投稿邮箱如下:

lhwenxue@sina.com;

 chaiquanwei@126.com(本地作品投此信箱)

也可微信投稿

联系电话:13939565669

    (作者投稿时请附个人简介、照片)

 期  待  你  的  来  稿  哟  !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漯河文学

微信:luohewenxue

漯河人的文学港湾

Copyright © 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