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

在路上,揣一瓶叫“未知”的调料

牢骚斋2021-01-11 08:50:03

已知是索然无味的。

既定而无法更改的秩序是无趣的。

在二十四张碎纸片上从一开始编号,对应数学练习卷上的题号,捏成阄,抓哪题就做哪题。这是我第一次用随机事件给枯燥乏味的学习添加一点乐趣。

这乐趣是微不足道的,因为只要一想起整个学习生涯,未来依然是无望的,于是在高中的某一年,我写下了《囚》。那毫无生气的文字,至今读起来还会令我背脊发麻。那时候我常常想,从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我人生的二十几载光阴都是被定死的,我不能选择,亦无力反抗。若我不需要按照既定的规则去接受教育,我是不是可以像我想象的那样,活的风生水起?那时在我的眼里,阳光虽从不缺席,我的每一天却都是虚度。

可我并没有去死啊。

我仍有期待,期待有一天,当我按照规则完成所有学业的时候,就自由了。

自由意味着之后将成为未知,未知意味着无限可能。

不知道会遇上什么人,会走进哪家店,会触发几起随机事件。

是了,初入艾泽拉斯的时候,每一件稀奇物件的掉落都令人欣喜,而当所有物品的出处公诸于世,探索与发现的乐趣便已不再,所有人变成了目标明确的机器,朝着既定的方向拥挤。日常是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

好在还有“不稳定的异变”承担惊喜,“惊奇套牌”里或许也藏着梦想,每一次“随机”都暗含反败为胜的转机。《炉石传说》诉说的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传说。

于优势方而言,即使谋划到天衣无缝,也并不意味着胜券在握。

于劣势方而言,怀着对惊喜、梦想、转机的期待,他们从未放弃。

就如多年前的我。

2018/03/22



湿漉漉的心情

期待着一场雨

朦胧我的惬意

Cover photo by Averie Woodard on Unsplash

Copyright © 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