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

“打鸡血”、“红茶菌”、“铁头功”这些当年北京流行的奇葩养生您还记得吗?

京内网2022-06-20 12:27:36

如今,关于养生,上到90岁老人,下到90后年轻人,

都有一套套的,也是如今手指拨动下手机,

这方方面面健康的知识,全都知道了。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

任风云如何变幻,盲从从来没有停止过,

您还记得曾经那些“往事不堪回首的”

“奇葩养生”吗?



打鸡血


嗯这句话,现在成了形容人亢奋的词儿了,

这曾经疯狂绵延的一种“保健疗法”,

过来人都一定熟悉吧,

这可真算流行了10年之久,从城市到乡镇,

抽取的小公鸡不计其数啊真是!

那时这种可算是一种时髦。

因为“它”可有神奇功效,


据说,

1959年5月26日上午8点,上海永安棉纺三厂(次年8月转为上海无线电三厂),一个叫俞昌时的医生,在依约而来的病人眼前,给自己打了一针鲜鸡血。五年后,他回忆这次“当众表演”时说,“不到三小时,就感觉奇饿,中午吃了八两饭”。


医生的亲身示范消释了病人们的疑虑,从下午1时开始,四十多人让俞注射了鸡血,奇迹立刻显现:“频频咳嗽者,注后五分钟即愈;喘息数月不能睡者,当晚即睡得极甜;胃痛者即止;疖肿大者即消”。


于是,

这看似不可思议的“鸡血疗法”,

竟然会伴随着狂热岁月的激情,

得以四处蔓延,并最终流行了十多年之久。


曾经叫“金师爷”的北京市民回忆,

当时从插队回来后第一天的凌晨,

就被鸡叫给惊醒,心想,怎么北京人竟敢私自养鸡?

听父亲介绍后,他才知道是为了治病救人。


一个广泛流传的秘方是:

白色、一点杂毛都没、叫声好听、

体重在4公斤以上的大公鸡可治百病!

他还去专门到宣武医院了解情况,

嚯!注射室门前排成长龙,人人怀抱公鸡等待注射,


直到2004年,

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教授

出版的《一万封信》里,还收录了一封“骗子”来信,

“俞昌时大夫发展为肌肉注射,我改为穴位注射,

在鸡心脏采血,每次采50,间隔一天再采,鸡不会死。”

马季先生的相声《一阵风》中也曾塑造过

打鸡血崇拜者“赵全信”的形象。

所以,到了今天,

您听到了,说“你怎么跟打了鸡血”一样,

其实就是一种调侃啦~ 


红茶菌


70 年代末期到80 年代初期,

曾经非常流行一种饮料,叫做红茶菌。

可是比现如今可乐还流行呢!

是用糖、茶、水加菌种经发酵而成的,

老百姓在家就能做。


红茶菌究竟有什么神奇之处,

会让那个还不算太富裕年代的人们对它趋之若骛呢?

其实,红茶菌只是一种生物薄膜,其菌体根据分析,

是酵母菌、乳酸菌和醋酸菌的共生物,

对人体有一定的保健作用。

含维生素C、维生素B

促进新陈代谢,帮助消化。因而又被称为“胃宝”。

还有些咖啡因还能提高大脑活力,消除疲劳。

在曾经“副食品”配给供应的年代,

几乎所有能买到的白糖,

都成了制作红茶菌液的材料。

饮用的效果似乎是一种漫长的期待。

但红茶菌没有创造出任何奇迹。

它只是一种自制的饮料,



但在物质匮乏的那些年代

慰藉着我们日益衰退的味觉。

如今说起来,年长的人们,

还会对那些喝起来“酸酸的有点儿甜”的日子,

深深的怀念。

它没有那么神奇,但是也有一代人的记忆。



后来,相声演员姜昆、李文华曾创作

《红茶菌和打鸡血》

对这段曾盲目追随进行了讽刺。


“风靡一时的甩手疗法”


到了七十年代,街头巷尾、公园空地,

您随处都可以看见一群群市民整齐列队、

挺胸直立、默默无语、双臂摇摆、

超凡脱俗的盛况,这便是家喻户晓的“甩手疗法”。

据说“甩手疗法”先从上海流行起来,

然后大举传入北方,成为当时参与人数最多的

群众自发性健身运动。

“甩手疗法”简单好学,又不花费用,据说能治百病,

所以很快在民众中普及,

特别是民间流传着许多治愈疑难杂症的神奇功效

一时成为人们生活中的最大期待。


在当年传抄的一本名为《甩手法实践》的小册子中

有这样的描述:“甩手运动是一项十分有益的健身运动。

近来上海参加锻炼的人越来越多,

很多不治之症都一甩而愈。

所有慢性病大部分可以治愈。

不论什么病,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关

键在于斗争,一斗到底就能胜利。


颇为有趣的是关于“甩手疗法”的“理论”

还扯到了古希腊,据一些该疗法的信奉者传说:

苏格拉底曾向弟子传授甩手法,

一年之后坚持每日300次甩手的

只有日后终成大器的柏拉图一人,

而苏格拉底60岁还娶妙龄少女为妻,

柏拉图活到83岁,都与此相关。



其实当年还流行了好多,

除了“打鸡血”、“甩手疗法”、

“打滚儿”、“靠背”、“气功”、

…… 无知无畏,“一根银针治百病”

“千年铁树(聋哑)开了花”,

各种“神功”


到了80年代鼓起的气功热潮

涉及到全国上下6000万人的参与,

从城市到农村,从科研工作者到普通农民百姓,

涉及到医学界、科学解、知识界、文学界、艺术界,

“蔚然”形成一个全民气功的年代。



有人回忆:八十年代气功热时,

在陶然亭公园看到一群练功的人在领头人的带领下,

配合着动作一齐喊着:

“椎间盘突出回去,椎间盘突出回去;

胆结石下去,胆结石下去。

如此“奇葩神功”令人忍俊不禁哑然失笑。



据说,到了90年代,

在北京妙峰山出现一群打扮怪异的人:

每个人都头顶一口闪亮的大锅,闭目调息。

他们个个认真修炼,如今再看让很多人哭笑不得,

而这种形象恰是一个疯狂狂年代的标志——气功年代。



错过了以上的种种,

但是小编没有幸免的是有段时间和我妈

流行练起“香功”,每天写作业前,练一会,

锻炼是很好,但是至今都不明白,

每次我妈都会问我:“怎么样,闻到香味了吗?” 

好吧,这些记忆到今天都未解答。我也就不多问了。


从前那些奇葩疗法则堂而皇之在报纸上宣扬,

几十年后的人们会为我们如今的愚蠢“点赞”。

为了避免奇葩疗法重蹈覆辙,

真正的严肃的科学方法应该推广,

伪专家伪科学统统闭上臭嘴!



不过,现在想想都是笑以前,

以后后辈们会不会笑我们吃保健品,

用化妆品,打美容针~~

想想恐怕是的。


注:本文转自老北京城,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者支付稿费,谢谢~



Copyright © 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