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

社会化养老初探,看看这8个国家是怎么做的!

爱普雷德智慧养老2021-10-12 06:39:17



1.德国


  目前德国老年人主要有5种养老方式:

第一种是居家养老,老年人在家中居住,靠社会养老金度日,这种形式最普遍。

第二种是机构养老。

第三种是社区养老,正在成为主流。

第四种方式是异地养老,包括旅游养老、度假养老、回原居住地养老等。

还有一种是“以房防老”,即为了养老而购买房子,利用房租来维持自己的退休生活。

德国的老年住宅分为两种体系。社会住宅体系里的老年住宅,内部多为无障碍设计,政府对老人住房采取补贴措施。在生活援助方面,老年住宅房产主与民间福利团体签订提供服务的合同。

该合同可成为房产主获得建设资金贷款的融资条件,养老院体系里的老年住宅,以生活能够自理的老人为居住对象,是一种接近住宅形式的养老院。在规划上,设计者把社会体系的老年住宅和养老院毗邻建设,以便在设置服务网点和急救站时,两者能共用。

为了解决老年护理人员的短缺问题,德国政府实施了“储存时间”制度:公民年满18岁后,要利用公休日或节假日义务为老年公寓或老年病康复中心服务。参加老年看护的义务工作者可以累计服务时间,换取年老后自己享受他人为自己服务的时间。




2.瑞典

  

根据瑞典法律,子女和亲属没有赡养和照料老人的义务,赡养和照料老人完全由国家来承担。经过半个世纪的努力,瑞典已建立起了比较完善的社会化养老制度。

瑞典目前实行的有三种养老形式,即居家养老、养老院养老和老人公寓养老。据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去年底,斯德哥尔摩市65岁以上的老年人共有11.2万,占全市总人口的14.2%,其中继续居住在自己家里颐养天年的大约为10.27万人;住在疗养院或养老院的有6400人;此外还有2900人居住在随时能得到服务的老人公寓。

在瑞典,在养老院养老的一般是基本上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孤寡老人。在瑞典,养老院条件很不错,一人一间房,从吃饭到洗澡都有人照料。但缺少温情,人情味不够,瑞典老人不到万不得已一般是不会住进养老院的。

公寓养老是上世纪70年代在瑞典兴起的一种养老形式。它有点像中国国内的干休所,只是规模要小得多。由地方政府负责建造的老人公寓楼在瑞典又称“服务楼”,楼内设有餐厅、小卖部、门诊室等服务设施,并有专门人员为老人服务。不过,近一些年来,老人公寓养老已不再时兴,一些老人公寓又被逐渐改造为普通公寓。

瑞典政府眼下大力推行的是居家养老的形式,争取让所有的人在退休后尽可能地继续在自己原来的住宅里安度晚年,这主要是因为居家养老比较人性化,也很个性化,而且更能给人以安全感。

据主管老人社会福利事务的部门介绍,实行居家养老的关键是要建立一个功能齐全的家政服务网。目前,地方政府在全岛设立了4个家政服务区,为当地所有居家养老的老人提供日常生活所需要的全天候服务。这些服务包括个人卫生、安全警报、看护、送饭、陪同散步等,只要是日常生活需要的,都可以提供服务。

居家养老的人凡有需要,都可以向当地主管部门提出申请。不过,主管部门要进行实地评估,在获得确认后,才会作出同意的决定。家政服务的次数和范围根据需要而定,有的是只提供一个月一次服务,有的则一天里要提供好几次服务。

瑞典各地方政府负责提供的家政服务虽说是福利性质的,但还是要收取一定费用。收费标准根据接受家政服务的老人的实际收入确定。因此,人们在要求家政服务时,还必须提供个人的收入信息。根据规定,老人们的收入不仅包括养老金,而且还包括退休后仍兼职的工资收入以及其他资本性收入。

老人们也可以拒绝提供个人收入信息,但家政服务则按最高标准来收费。不过,即使最高标准的收费也远远低于市场收费标准。据了解,瑞典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开始把家政服务承包给私营公司经营。



3.丹麦

丹麦老人与子女同住的比例很低,国家对老年人的社会保障政策倾向于让他们居住在独立的公寓中。上世纪80年代初,丹麦为老年人提供居住和福利的基本政策包括居住连续性、自行决定、充分发挥自立能力三个方面,即"老年福利三原则。"

1987年,丹麦政府通过了《老年人及丧失劳动能力者住房法案》,严格规定老年人住房要具备卧室、客厅、厨房和厕所,不得建成办公用房。每套单元房一般在60平方米以上,室内设计将根据老年人的生活习惯,在厨房和厕所安装了扶手,还要在卧室安装急救门铃,有24小时紧急通讯联络装置,以便老人在生病或跌伤时,能够一呼即应。

为避免使老人感到孤独,老年住宅采用了"抛弃孤独感"的设计,每一套公寓都是独立的,设有起居室、书房和卧室,并有公共洗衣室、游泳池、健身房等,为老年人交流、锻炼和派遣孤独提供良好的条件。

丹麦地方政府负责管理老年人的特别住宅,包括养护所、庇护住宅、公寓式共同住宅。住在庇护住宅的老人在政治上享有公民权力,有权要求布置自己的房间和保护个人隐私,并可以自己决定想要的服务,工作人员只负责治疗、护理和管理。

丹麦的社区养老服务堪称发达国家的典范。丹麦的社区政府被称为"全能政府",担负着养老社会保障政策落实的责任。为了确保老年关怀政策的落实,丹麦采取多种措施,全方位地保障老年人的生存质量。

一是建立了24小时医疗护理和家庭服务制度。各社区没有专门服务机构,建立家庭呼叫系统,由社区雇佣的护土和家庭服务人员24小时昼夜值班服务,只要打一个电话,家政服务人员就会马上赶到老人家中,实行全方位的服务。

二是配合各专业治疗师对老年病人进行功能训练、康复护理和功能评价。通过康复训练与评估,将老人语言认知、心理状况、床上运动、室内移动、吞咽动作、排泄入浴、轮椅使用、视觉适应等方面的情况反馈给治疗师,以便及时调整治疗与训练方案,使老年患者得到最大限度的功能恢复。

三是在各养老院、老人中心和日间照顾中心建立专供老人就餐的食堂,为老人提供食品专送服务。这种被称为"车轮上的食堂",不仅为老人准备了热菜、热饭和半成品食物等,还可根据老人要求代为购买副食品。

四是为保障老年人的精神健康,社区政府还大力开展包括戏剧、音乐、文学、绘画等老年人喜爱的文体活动,活跃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增强参与社会活动的能力。

五是广泛营造的惠老氛围。老人日常使用的轮椅、拐杖、浴凳等可以免费租用,老人吃早茶、洗澡、乘公交车均实行半价,免费收听收看广播、电视、电影等。社区全方位的服务,大大提高了老年人的生存质量,使他们得以无忧无虑地度过自己的晚年。


4.法国

人类历史上最早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就是法国,当1850年欧洲产业革命即将胜利的时候, 法国60 岁以上老年人已占人口的10%,进入了老龄化社会。法国也是欧洲人口老龄化国家的典型。特色鲜明的老年酒店式公寓是法国解决老年人住房问题的主要模式。在这种酒店式公寓中,配套设施完全依据老年人的需要设计,如防滑设施和无障碍设施等,服务人员远远多于酒店或酒店式公寓,老年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长住或短住。


养尊处优的老人村

法国老人更加青睐养老院,法国政府为了让老人生活得快乐,活得更有尊严,专为这些老人设计了代替敬老院的村庄。位于伊芙琳省什弗赫兹谷地的圣雷米老人村,处处可见如茵绿草。


老人村生活设施完备,娱乐活动丰富

村里的居民都是满头银发的老人,他们的平均年龄在84岁左右。为方便老年人的生活,村内邮局、杂货店、图书馆、美容美发店、健身中心、游泳池、酒吧、餐厅、音乐厅、活动中心等一应俱全。各类文化、娱乐活动,如桥牌、舞会、音乐会、森林野餐、戏剧课、雕塑课、绘画课及水中体操,更是老人们的精神食粮。这些活动通常由年轻人负责策划安排。村里共有200位工作人员,平均年龄在28岁。


老人的生活与地方社区结合紧密

精神矍铄、耳聪目明的老人,可以在村里享受快乐而充实的生活。病痛缠身、行动不便的老者,也可以安心住进特别设计的屋内,由一批专业医务人员照料。这些老人的生活与地方社区紧密结合在了一起。村里的泳池,每星期三免费开放给邻近地区的小学童上游泳课。这些孩子每个月由老师带队,到村子里吃一次晚餐,跟老爷爷、老奶奶谈学校的课程及趣事。放长假时,老人村更热闹。从各地来的家属,与老人们欢聚一堂陪他们吃饭,有的还会住上几天。


法国“颐养天年”小镇

法国政府根据与对象公众(老人以及家庭环境)的协调性,计划的独特性,与国家机构计划的协调性(高温计划、老年痴呆计划)等标准较高的评选条件,颁布了一个“颐养天年”的小镇排名,根据“老在法国”协会遴选出:格勒诺布尔(Grenoble)、甘冈(Guingamp)、布古安-家利悠(Bourgoin-Jallieu)适宜养老的城镇,这些地方都是老年人养老的好去处。协会还给协助老人措施完备的城镇排名颁奖。


5.英国

世界上较早进入“银发”时代的国家——英国,对老年人采取的社区照顾的模式,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效。这一模式,对于逐渐步入老龄化的中国,有相当大的借鉴意义。

现在,英国65岁以上的老年人超过1000万,约占全国总人口的18%,75岁以上的老年人亦有370万。英国人的平均寿命,男性已增至71岁,女性更是增至77岁。

如今英国已出现了一些“老年人城市”,如贝克斯希尔、海斯汀、伊斯特邦等,这些度假城市风景如画,退休的老年人纷纷迁入安度晚年,城市中老龄人口已占20~50%。面对日益庞大的老年人群,英国是如何解决他们的养老问题的呢?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英国就将养老问题纳入社区,对老年人采取了社区照顾的模式。

社区照顾的主要内容包括:

第一,生活照料(饮食起居的照顾,打扫卫生,代为购物等)。生活照料又分为:居家服务、家庭照顾、老年人公寓、托老所等4种形式。

居家服务,是对居住在自己家中,有部分生活能力,但又不能完全自理的老年人提供的一种服务。具体包括上门送饭、做饭、打扫居室衣物、洗澡、理发、购物、陪同上医院等项目。目前英国约有13万人从事这一服务,约10%的65岁以上的老年人接受这一服务;家庭照顾,是对生活不能自理、卧病在床的老年人,在家接受亲属全方位照顾的形式;

老年人公寓,是对社区内有生活自理能力但身边无人照顾的老年夫妇或单身老年人提供的一种照顾方式;托老所,包括暂托所和老年人院。因家人临时外出或度假,无人照料的老年人便可送到暂托所,由工作人员代为照顾;而对那些生活不能自理,又无人照顾的老年人则送入老年人院。

第二,物质支援(提供食物、安装设施、减免税收等)。如,地方或志愿者组织用专车供应热饭,负责为他们安装楼梯、浴室、厕所等处的扶手,设置无台阶通道和电器、暖气设备等设施,改建厨房和房门等。

第三,心理支持(治病、护理、传授养生之道等)。如,保健医生上门为老年人看病,免处方费;保健访问者上门为老年人传授养生之道,如保暖、防止瘫痪、营养及帮助老年人预防疾病等。另外,还规定了为老年人提供视力、听力、牙齿、精神等方面的特殊服务。

第四,整体关怀(改善生活环境、发动周围资源予以支持等)。如,由英国出资兴办具有综合服务功能的社区活动中心,为老年人提供一个娱乐、社交的场所。行动不便的老年人则由中心定期派专车接送。同时,为帮助老年人摆脱孤独,促进心智健康,适当增加老年人的收入,社区为老年人提供力所能及的钟点场所——老年人工作室。

社区照顾与传统的家庭养老和集中院舍养老相比,具有很大的优越性,它融合了传统的家庭养老和集中院舍养老之长,更符合人道的原则,更注重对老年人心理和情感上的关怀,使老年人过上了正常化的生活,提高了老年人生活的质量。



6.美国

在美国,社会非常发达,还是家庭养老为主。真正进入机构养老院的只有20%,其余都是家庭养老。目前,美国已经形成了较为全面的养老居住建筑和服务设施类型,全面覆盖身体状况从健康到虚弱,生活自理程度从独立居家生活到需要辅助生活的各阶段老年人,主要分类如下:

活跃老人社区(Active Adult Community)

活跃老年社区是一个年龄限制的社区,专门为那些喜欢参加身体和社会活动的老年人建立的。这些社区吸引约55 岁的年轻老人以及希望住家在一个有很多娱乐活动场所的环境。

通常这种社区由一些卖给老人的独立房子、联排公寓或别墅构成。社区活动有高尔夫、钓鱼、网球、游泳、划船、教育课程、艺术、手工、演出等。相应的社区面积较大,建有俱乐部、湖泊、游泳池、图书馆、高尔夫球场、散步和自行车路径、网球场、饭馆、礼堂等。


独立生活社区(Independent Living Community)

是面向可以自理日常生活的老年人住宅。老年公寓和老年聚集住宅,同为出租,老年公寓较安静,老年住宅还提供就餐、清扫房间、交通、社会活动等便利服务,一般设有餐厅和控制的进出口。平均居住期2年。这种类型的住宅是提供给生活能够自理的老人( SelfhelpingAged People)居住的,所谓“自理老人”是指生活行为完全自理,希望保持自己独立的生活习惯,很少或基本不需要其它帮助的老年人。

如果老年人能够独立生活,但想要居住更安全一些,喜欢同其他老人住在一起,就可以选择独立生活的方式。这种方式的代表环境是两种:老年公寓和老年聚集住宅。


协助生活机构/社区(Assisted Living Facility/Community)

帮助老人进行日常生活活动帮助,服药提醒,24小时保安服务,及特殊医疗(老年痴呆症等)照顾。有的州允许两个人住在一间房里,而有的州仅允许每个房间一个人。平均居住期3年。这种类型的住宅是提供给“介助老人”( Device-helpingAged People)居住的,所谓“介助老人”是指生活行为要依赖扶手、拐杖、轮椅和升降设施等帮助的老年人。

辅助生活的其它名字是:居民照料,寄宿和照料,寄宿之家,辅助照料,个人关照,老年之家,受保护照料等。如果老人日常生活活动诸如洗澡、穿衣、吃饭等需要帮助,需要提醒服药,需要24 小时保安服务,可能有困难自己行走,有特殊医疗要求,有失禁问题,有时健忘或困惑(老年痴呆症),辅助生活区是合适的选择。


专业理疗养老院(Nursing Home/Skilled Nursing Facility)

有治疗和恢复设施、专业人员,多为集中住宿的形式。这种类型的住宅是提供给“介护老人”( Under Nursing Aged PeoPle)居住的,所谓“介护老人”是指大部分或全部生活行为依赖他人护理的老年人。护理院是为康复期病人以及慢性和长期患病的人们提供24小时护理照料的设施,它提供常规的医药监督和康复治疗,不同的护理院各有专长。

如果老人需要24 小时护理照料,没有轮椅、助行器或其他人的帮助不能行走,不能自己完成日常生活活动,到了老年痴呆晚期阶段,需要治疗和恢复设施,患有长期或慢性病,选择护理院居住是合适的。护理院的其它名称有:专业护理设施,康复之家,护理设施,长期照料设施。


持续护理退休社区(CCRC)

综合设有独立生活区、协助生活区、记忆障碍护理区、专业护士护理区。规模较大。平均居住期在10-12年。如果老人身体健康,现在可以独立生活,希望在今后生活的每一个阶段都得到照料,即生活服务有保障,可以选择连续照料退休社区居住。一般个人付给社区一次性费用和月租费来支付生活开销。

连续照料退休社区是发展的概念,社区为老人提供住房、活动、服务、医疗照料。不同的是,它提供老年不同阶段的连续照料,从独立生活到必要时的辅助生活和护理院。

老年社区,以成熟的商业化运营模式著称。老年社区既是美国郊区化的产物,更源于其特定的地理和社会背景——充裕的土地资源,发达的市场环境,较年轻的老年群体。这类社区多建设在郊外地段,以低密度住宅形式为主,主要面向较年轻、健康、活跃的老年群体,提供居住和配套服务。让老年人享受郊外的清新空气和美好景观的同时,还能充分利用各类休闲娱乐、康体健身设施实现健康向上的生活情趣。

整个社区内部形成多层级的设施配置,既有集中的社区配套以满足较大规模的聚会与活动,同时,在每个组团还设有基本配套,满足小组团内部相对全面的生活需求,促进居民对居住邻里的归属感和家庭感。有的老年社区不仅提供专门面向老年人的住宅,还为年轻家庭提供适合的居所,实现各年龄阶层的混合居住,既为两代家庭相邻而居提供可能,还能让老年人在与不同年龄段人群广泛的接触中,获得充实与满足。

有的社区为老人提供了多种可参与的活动内容,形成上百个由社区居民自行运营的俱乐部和活动项目,使老人老有所乐。有的社区通过与周边的知名大学建立合作关系,可使用大学的教学设施,并提供终身学习项目,从而吸引了大量高知文化的老人,使其老有所为,老有所学。

目前在美国一些地方,“以房养老”已被许多美国人认为是一种最有效的养老方式,美国,是“以房养老”模式的鼻祖。许多美国老年人在退休前10年左右就为了自己养老而购买了房子,然后把富余的部分出租给年轻人使用,利用年轻人支付的房租来维持自己的退休后生活。由于美国的房屋出租业比较发达,美国人支出的房租大约占个人支出的1/4到1/3,因而房屋出租的收益也是比较可观的。

除此之外,美国政府和一些金融机构向老年人推出了“以房养老”的“倒按揭”贷款,至今已有20多年的经验。“倒按揭”发放对象为62岁以上的老年人,有三种形式,前两种与政府行为相关,后一种则由金融机构等办理,不需政府的认可手续:

其一,联邦政府保险的倒按揭贷款,该贷款由美国联邦住房管理局进行保险。大致是:62岁以上的老年人将房子抵押给银行或专门的倒按揭公司,然后每月领取生活费。用户可以尽可能长地生活在自己的住房内,但只在一定期限内按月分期获得贷款。

其二,由政府担保的倒按揭贷款,该贷款由美国联邦全国抵押协会办理。这种贷款有固定期限,老年住户须作出搬移住房及实施还贷计划后才能获得贷款。

其三,是专有倒按揭贷款。一般由金融机构办理,贷款对象资格不需政府认可。采用这种方式,发放贷款机构与住户共同享有住房增值收益,但放贷款机构要求保留住房资产的25%-30%作为偿还贷款的保证。这样虽然就减少了放贷额度,但有利于住户对住房增值部分的受益。

美国养老社区机构作为一个产业持续发展的重要原因,是在法律上有一套鼓励、监督机制来保证养老机构的高质量服务。该鼓励监督机制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一套完整和不断发展的评估体系,一是相对独立的监察员体制。

政府给老人的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可以支付老人们在护理院入住的部分开销,这笔费用由政府发放到护理院。护理院想要得到政府的钱,就必须符合政府的各项规定,并且在每年的质量评估中达标。

政府的主管部门每年对养老机构进行审查,只有符合审核标准、质量评估达标的护理院才有可能得到政府的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由于联邦和州政府的钱是通过各种税收得到的,实际用的是纳税人的钱,因此每一个纳税人都有权要求政府对养老机构采取鼓励和监督措施,最终得到高质量的服务。

对辅助养老机构而言,如果要想得到某些医疗补助资助的项目, 也要符合规定和标准。大部分辅助机构,没有政府的支持,主要遵守市场竞争的原则。

一方面是政府对养老机构的直接监察监督,另一方面是政府施行美国老人法,拨款给监察员项目。由监察员和入住养老机构的老人直接接触交流,来保护老人的合法权益,以及监督改善养老机构的服务质量。

如果老人对入住的养老机构服务质量不满意,一般来说,先在养老机构内部设法寻求解决。如果仍然不能满意,可以在监察员那里申诉。美国养老住宅产业是一个发展了几十年并比较成熟的行业。产业的主体是社会的营利机构这一事实,值得我们仔细研究和探讨。


7.新加坡

新加坡的住宅数量以建屋发展局所建的组屋最多。据统计,1990 年已有87%的人口住在公共组屋内, 而自有率达79.0%,租赁的仅8.6%。新加坡政府透过建屋局以及众多的组屋, 对于鼓励子女与老年父母合住提出了不少办法,其作用、效果不可忽视,简要说明如下:

A、多代家庭组屋办法( Multi-TierFamily Housing Scheme):此办法意在优先分配组屋给与父母同住之已婚子女,并给予其它各种优惠, 如贷款可达售价的90%、较长的偿还期、订金额度减少、提前三年之优先权等。

B、合选组屋办法( JointSelection Scheme) : 此办法在使已婚子女与父母( 或兄弟姐妹)分别申请组屋,但得一起抽签,使两家人可以住在隔壁或是同一栋或在邻近地区,亦可贷款售价之90%。自1978 年开始实施, 反应甚佳。

C、与父母邻居补助办法( HousingGrant for Family-Staying Near Parents/Married Child) : 首次购买组屋者若想在与父母( 或已婚子女)同一地区或2 公里距离内购置二手组屋时,便可申请此项补助款。

建屋局有鉴于一般民众购买力增强,推出的组屋面积与房间数便愈大愈多, 有四房、五房、Executive 型及上下二楼型, 面积约为105 ㎡ 、120 ㎡ 、145 ㎡ 、165 ㎡,附有二套至二套半的浴厕设备。这些大单元均可供三代同堂家庭居住。

因为组屋价格比一般房屋市场的价格便宜很多,目前很受欢迎。除此之外,建屋局更与政府社会福利部、社区发展部密切合作,在提供老人社区活动中心,社区老人服务及设施网络上不遗余力。社区发展部

在社区提供了以下多项老人服务项目:

a、交友服务

b、辅导与顾问服务

c、日间中心

d、餐食服务

e、老人俱乐部

f、健康教育╱健康检查

g、家庭护理

h、老人优待

i、居住照顾

以上这些居住照顾之设施及社区服务,新加坡政府及学者专家均不断在检讨,并且对未来的需求,以及各设施、服务未来发展亦有预测,并订定相关计划。



8.日本

1970 年,日本正式进入老年型国家的行列。1995 年,老年人口占日本总人口的14.37%。其养老模式在参照西方发达国家的同时,更注重本国孝敬老人的传统,在实践中逐渐形成以社会保险、社会救济、社会福利和医疗保健为主要内容的养老体系。

日本提倡老年人和家人住在一起。老年人居住模式主要有:两代居,即日本在公共住宅里设计的适合于老少多代共居的大型居住单元,对厨、厕、门厅和居室 分隔功能都作了相应考虑,对多代人生活方式和生活规律上的差异在室内空间上作了相应处理。

还有养老院,又称为老人之家,分为公立(养护老人之家和特别养护 老人之家)、低费和完全自费(收费老人之家)3 种,老年人可根据自己各方面的条件和经济情况进行选择。

日本老龄人的生活质量是在良好的社会保险保障体系的基础上实现的。由于日本的人工费贵,日本住宅的技术和电器化程度很高。这特别体现在老龄人住宅和为老龄人提供的公用设施上,使得老龄人能够在生活中充分实现自助和自理。

比如,提供无障碍设施的老龄人住宅产品,提供具有看护性质的老龄人住宅产品,提供能和家人共同生活的(两代居)住宅产品。通过这三种老龄住宅产品在社区内的共存,才可以形成满足各种类型老龄人基本生活需求的老龄人生活社区。当然,在社 区内还需要提供完善的配套设施,用于满足老年人在健康和精神方面的需求。

伴随着老龄化和少子化问题的严重以及家庭养老模式的退化,日本早在20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就十分关注社区养老服务,经过不断地发展和完善,基本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法律和政策体系,多样化的组织形式以及丰富的服务内容。

由于日本传统的家庭观念较强,50%以上的老人与家人同住。社会老年住宅分两类:一类是“国家建设地方管理的老年人住宅”;另一类是“押金式老年人住宅”。此种住宅由地方住宅供给公社出资建设,专供60岁以上的老年家庭使用,并以押金方式提供使用权。福利老年住宅是由民间房产主建好后,专供老年人使用的集合住宅,由政府出资征用后,租给老年人居住并给予房租补贴。

从居住模式上来说,日本为适应家庭核心化倾向,采取老少两代在生活上适度分离,而研发建造了一批供老年人与家人同居的新型住宅。这种“两代居”形态的亲子家庭住房空间关系大致可分为:

A、同居寄宿型: 同户门、同厨房及起居室, 老人居室仅附厕所或简易烹调设备。

B、同居分住型: 同户门, 厨房、浴厕及起居室全部分开各自配套。

C、邻居合住型: 分户门, 同起居室, 浴厕及厨房分用。

D、完全邻居型: 分户门, 起居室相通, 浴厕及厨房分用。

随着亲子居室和辅助使用空间独立成套程度的提高,两代家庭的独立性也逐步增强, 因而上述四种形式其独立性随序增加,如此可适合于不同年龄和健康状况的老年家庭使用。

从居住形式上来说, 日本的老年住宅又分为:

A、国家建设地方管理的老年人住宅;

B、押金式老年人住宅;

国家建设地方管理的老年人住宅属于福利型养老机构,由民间房产主建设的专供老年人使用的集合住宅,由政府出资征用后,租给老年人居住并给予房租补贴。押金式老年人住宅由地方住宅供给公社出资建设,专供60 岁以上的老年家庭使用,并以押金方式提供使用权。

日本应对老龄化高峰期到来的重要措施之一就是介护保险政策。从2000年起实施,日本要求国民从40岁开始交纳介护保险金,65岁以上需要护理或帮助的老人,以及40岁以上未满65岁的特定疾病需要护理者,可以享受保险。

介护服务按要介护度分为7个等级,不同等级享受不同的保险金支持。日本介护保险政策的推行为老年人及其家庭解除了后顾之忧,使各类养老服务业形成产业链,老年产业有了新的发展空间。

日本老年居住和服务设施分类详细,全面覆盖了各类人群的需求,养老模式也逐渐从医院和机构养老向家庭养老过渡。相关居住建筑包括各种层次的老人之家、租赁式的老人住宅、以及银发住宅等,服务设施则主要围绕社区设置,如日托中心、短期入住设施、小规模多功能服务站、在宅介护支援中心、咨询中心等。

其中,小规模多功能服务站作为介护保险制度的一个重要产物,也是日本政府近年来着力推行的养老服务模式。它通过政府主导下的市场运营模式,实现了嵌入社区中的就近服务,使养老服务全方位进入家庭,介护保险政策得以落地。

在小规模多功能服务站中,配备有日托护理、上门服务、短期居住和长期居住等老年人基本服务功能,面向所有老年群体。其特点在于:小规模,以小规模功能体嵌入社区的模式,有助于维系老年人原有居住模式、人际关系、家庭氛围和地域熟悉感;

近距离,以社区为基本单元,在生活区域内提供所有服务,让老年人能就近、便捷地享受各种服务;全天候,365天,24小时随时提供必要的服务;一站式,日托、上门服务、短期入住、长期居住等服务在一个服务体内集中解决,同时有助于保持护理的连续性,适于应对老年人的各种身心变化;多功能,考虑设施建设的灵活性,可以与其他服务机构拼设,如老人公寓、幼儿园等。

日本在老人福利与居住问题之对策上均表现了“先进”的姿态与成果。一方面是因为人口老化较严重,而且“家庭主义”在西化、都市化的冲击下比其它亚洲地区似乎提早涣散。日本除了社福设施网络较完善外,其最值得敬佩之处就是日本政府单位如东京都老人总合研究所,以及私人企业如积水社,均对老人居住的住宅设计花了相当的工夫,设想其设备依老人体能变化而弹性改变,以及与子孙家庭合住时,生活历程与住宅室内空间设备的弹性适应。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长按识别关注】








Copyright © 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