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

食品人再议卫计委“拟批准金箔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

食品论坛2020-05-22 16:33:17

提示:点击上方↑↑↑蓝色字一键关注食品论坛微信


网友讨论:


sijun

奇葩添加剂征求意见,国家卫计委拟批准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元芳,你怎么看?


antonyjsn

关键是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的功能不明确,这为今后卖家的虚假宣传买下了很大的伏笔。


lhk_zjs

又不考虑必要性原则了!


FISHYU

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有什么作用呢?增色、添香、带来好的口感?


abukuan

太好了,下一个是白金。期待添加钻石、红宝石、翡翠的早点上市!


东海钓夫

专家们这会又想到与国际接轨了,下一步要与伊斯兰国接轨了。


言语的账号

不提高产品品质,只提高卖点,消费者是不会接受的!


石竹

反腐倡廉,人人有责。穷奢极欲,浮华败国。


嗷嗷乖乖

跟我想到一块了,我们的境界简直太高了。


hfutfan

只能搞搞噱头,消费者要理智看待,再加上习总上台后反腐力度这么大,这样的酒企也搞不了多热闹。


嗷嗷乖乖

这事还没完,后续更精彩,我也得盯着看热闹,反正我不喝酒!


石竹

我们也喝不起啊,我们是不是有点得不到的东西也不想让被人得到的感觉。


吴问立

工艺有必要吗?归类在哪个大类?防腐?增香?

到头来,培养土豪,促进腐败!


罗宾

我觉得是类似色素的作用吧。


小小p孩

“既然意见到了我们这边,那么它从安全性和公益必要性方面,是经过了专家的审查的。”

安全性暂且不谈,工艺必要性在哪里呢,没看到有任何涉及到的内容。难道说工艺必要性就是可以作为厂家的噱头吗?


石竹

据风险评估中心的专家博客上说,必要性就是满足“有钱任性”的群体,是市场需求的结果。

什么时候工艺必要性成了市场需求的结果了?;

专家又说:对待工艺必要性的理想做法是,只要安全,你说你要用,你就用吧。但要明确标示,消费者自由选择。即使你觉得必要,如果没人买,你还会用吗?

如果这样,可以用的东西多了,2760估计馨竹难书了。


txpxq1

市场需求,且不违背法律,这才是最必要的,按楼上的意思,那些嗜好品基本上都可以禁止了。

我的意见是既然没有功能,只是为满足嗜好,可以列为嗜好品或奢侈品,不要以添加剂的名义,添加剂已经被三聚氰胺搞臭一次了,不要再被黄金搞臭。

有人吞铁片、钢钉自杀,有人吞金自杀,关键在消费能力,所以卫生部应该以复函的形式来解决金箔酒的问题。


sm8308

我有同事认为是我等屌丝太大惊小怪,嫉妒有钱人的生活,说“古代帝王及有钱人自古就有吃金养生的传统,百度一下最贵的蛋糕或巧克力都是含有金箔的国外皇室贵族品牌”,我还想呛他呢“古代帝王及有钱人自古就有炼丹追求长生不老的呢!咋不也在食品里加水银呀!!”

当然也有同事笑称“食品的含金量提高了!”


东海钓夫

酒里添加金箔的工艺必要性如果是满足部分人“有钱任性”“有面子”“体现身价”的需求,那么不如把金子戴在脖子上、手腕上、手指上,吃到肚子里又不消化,跟着便便出来还要浪费国家资源再淘出来吧?


专家说辞:


白酒添加金箔有问题吗?

阮光锋 营养与食品安全硕士


近日,国家卫计委公开征求意见拟批准金箔用于白酒,最大使用量为每公斤0.02克。很多人表示很惊讶,“黄金酒”真的要来了。金箔能用于食品中吗?还有人担心,古代素有“吞金自杀”的传言,黄金吃了会不会损害人的健康?

首先,金属金作为添加剂用于食品中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事实上,国际权威风险评估组织,FAO/WHO食品添加剂专家委员会(JECFA)在上世纪70-80年代的评估结果显示,金属金在食品中就有少量应用,且是作为食品添加剂分类,用途是作为色素使用,不过使用量和应用都非常少。由于使用量极少,JECFA认为金并不会产生危害风险,不需要设定安全值(ADI)[1]。

在欧盟,2013年最新的标准显示,金属金可用于一些糖果、巧克力的涂层,也可以用于一些酒类(liqueurs),主要用途是作为色素(colour)使用,目前欧盟对其使用也没有明确的限量规定,认为可以按需适量使用[2]。在澳洲和新西兰,金属金可以用于糖果的装饰物,这个一般不会直接食用,所以没有限量规定;它还允许用于酒精饮料和一些低度酒,限量不超过100 mg/kg[3]。对比这个数值,我国的建议限量还是低了很多。

在日本一些地方的特产就是金箔和金箔食品,比如金箔咖啡、冰淇淋、金箔糖和一种凉饼。

综合来看 ,金是一种正常的食品添加剂,在国际上已有应用,并不需要太吃惊。

其次,金箔用到白酒里安全吗?

很多人说古代有“吞金自杀”的说法,认为黄金有毒。事实上,现代医学证明,纯金是无毒的,吞入纯金物件并不会引起中毒死亡。古代文献里记载的一些因喝了少量含有金箔的酒而死亡的案例,极有可能是由于当时冶炼技术有限,金的纯度不高,含有其他有毒杂质,或者有人事先在金箔上涂了毒物。如果说“吞金自尽”,原因可能是金制品通过机械性刺激等,导致消化道破裂、出血等并发症所致,这种一般需要很大的吞金量。

还有人认为,从营养学的角度看,金不是人体必需的营养素。的确,黄金不是人体必需的营养素。不过,吃黄金只要不吃多,是既无害也无益的。金的稳定性很好,在人体内不会消化,也不会发生反应,它没有任何营养价值或者味道,食用金箔后,它在体内不会堆积,会原封不动地离开人体。最简单的说法是,吃进去的黄金会随粪便排出体外,金箔也是一样。

当然,如果吃太多黄金了,可能会影响消化或者造成肠胃不适。阜阳市颍西有过女子因与前夫纠纷吞食金戒指的案例,当时医生介绍,由于金子很重,并且无法消化,很难随着胃蠕动进入肠道被排出,停留在胃里时间长了会引起胃粘膜损伤,严重可能引起出血。所以,大量吃进黄金这种无法消化的东西,还是有风险的。

在这个征求意见稿里,白酒中的使用量是0.02 g/kg,喝一斤酒也才0.01 g黄金,一般人是远远喝不到这个量。即使喝到这个量,酒精的毒性也远大于金箔。

还有人担心,这种“黄金酒”会很贵。不过,如果500克装白酒只添加最多0.01克金箔,按目前市价99.99%黄金原料价格也就200多元,也就是说一瓶白酒添加金箔的成本不过2元多钱。所以,加金箔的实际成本不会很高,但是,商家营销倒是可能抬高价钱,消费者还是应该理性购买。

最后,卫计委这个只是征求意见稿,还没有正式批准。从食品添加剂的批准流程,这还只是一个阶段,如果消费者有担心,认为没有必要,可以发表意见。 现在添加剂审批很重视“工艺必要性”,针对这个问题,会有两种不同意见,即有人认为“没有”必要,而有人认为添加也无妨。所以,还是要看社会各界的反应,最后是否会正式批准也很难估计。


金箔入酒,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

钟凯 国家风险评估中心 食品安全博士凯


金箔入酒的新闻闹翻了天,消费者、行业协会和专家冰释前嫌,一致吐槽卫生计生部门,真是难得一见的景象。质疑的声音几乎是一边倒的,有说标准被企业绑架的,有质疑金箔是否必要的,有质疑管理部门程序违规的,更有人把这件事上升到反腐、反四风的高度。实际上这件事没那么复杂,只是听起来“不可思议”,触碰了公众敏感的神经。

1、是否有程序问题?

金箔入酒是这几天才闹起来的,不过它早在去年8月就已经公开征求过一次意见了,时间跨度为一个月,只不过公众和媒体未关注到而已。在这一个月内,标准管理部门也同期组织了专家审查,因为法律规定60日内必须审查,而2个月才集中审查一次。如果审查通过后仍有不同意见,标准管理部门还得再次上会,但实际上未收到任何不同意见。

要说程序问题,实际上这次卫生计生委征求意见并非常规做法,而是特例。由于未收到任何不同意见,按程序就可以批准了。但标准管理部门认为,金箔入酒听起来就比较敏感。上一次征求意见虽然是公开的,但实际上公众和媒体基本上不会关注,因此卫生计生部门再次公开征求意见,就是希望多听听社会上的不同声音,只是舆论的反应大大超出了他们的预期吧。


2、是否有企业绑架?

按法律规定,食品添加剂申请新品种或调整使用范围是由申请人自行申请,实际就是企业申请,一般消费者也没这个闲工夫。如果这家企业申请成功了,可别以为是他的特权,其他企业都可以用,你说让谁去绑架呢,难不成是被整个食品行业绑架了?再说了,公众怕企业绑架,无非是怕不安全的东西被批准了。


3、金箔入酒是否安全?

黄金虽然挂着重金属的名头,但它是自然界最“懒惰”的金属之一,几乎不和任何物质发生反应。人体也无法吸收,吃多少,拉多少。某些“专家”胡扯重金属超标,另一些人胡吹它强身健骨,这都属于满嘴跑火车。金箔入酒无非是过过眼瘾,满足一下虚荣心,连嘴瘾都满足不了。

国际和其他国家、地区对它的管理方式也可以作为其安全性的参考。比如FAO/WHO食品添加剂专家委员会(JECFA)于1977年对金箔作为着色剂进行了评估,认为在食品中少量使用,不具有危害性,无需制定ADI,因此国际标准中是可以用的。

欧盟的评估是2000年,允许用在糖果外层、巧克力及烈酒的装饰,目前欧盟没有明确的限量规定,认为可按需使用。此外,金箔在日本、爱尔兰、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也可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

关于古代“吞金自杀”的说法,主要缘于机械摩擦和挤压、重力下坠导致的严重消化道损伤,就算你不吞金子,吞一肚子鹅卵石也受不了啊。不过按照拟批准的添加量,1斤酒0.01克金子,实在不足以造成这种后果。


4、金箔入酒有必要吗?

关于食品添加剂的必要性,大多数人的理解都是有偏差的。不少人认为,“我觉得没必要,所以没必要”,但实际上必要性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更多情况下是消费者和市场的共同选择。

以金箔酒为例,他要营造出金光闪闪、“有钱就是任性”的赶脚,那金箔就是必要的,你让他用别的东西替代都没得选。对待工艺必要性的理想做法是,只要安全,你说你要用,你就用吧。但要明确标示,消费者自由选择。即使你觉得必要,如果没人买,你还会用吗?


5、金箔入酒助长奢靡之风?

按照征求意见的添加量,1斤白酒加金0.01克,大概成本几块钱吧。当然商家可能忽悠个高价,这一点消费者要有所认识。但是归根结底,商品的定价是市场行为,有人买才有人卖。关键不是卖多贵、谁来买,而是看花的谁的钱。

金箔入酒并非跟中央的反腐大局唱反调。对于贪污腐败分子,就是喝着扎啤也一样可以腐败呀,有多少贪官落马前是一副一贫如洗的腔调?如果非要把食品添加剂新品种审批上升到反腐、反四风的高度,那您准备让卫生计生部门哪位领导分管中纪委呢?


最后,我也希望卫生计生部门不要回避质疑,而是更开放、坦诚的面对公众进一步的质疑。将来的工作中,继续保持标准制修订过程公开透明的同时,还要想办法吸引更广泛的社会监督和参与。对于舆论比较敏感的话题,争取把解释说明工作做到前面,回应的再快一点,只有这样才不会“众口铄金”。


媒体观点:


“金箔入酒”系再次征意见

新京报讯 (记者张婷)


近日,卫计委正在把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加入白酒中征求各方意见。消息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不少争议。

昨日,卫计委一工作人员接受中广网采访时表示,这次将金箔放入酒中的提议来自一家白酒企业。具体是哪一家,不得而知。

昨晚,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CFSA)在其官网回应拟允许白酒中添加金箔一事,称最终将根据各方意见依法做出决定。


“金箔入酒”首次征意见无人反对


卫计委此前发布的函件中显示,允许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的产品仅为白酒,最大使用量为每公斤0.02克。在生产工艺上,函件中提到,将纯度为99.99%纯金以物理方式将其汽化,使其均匀分散成小分子,再将这些小金分子重新堆栈排列以精准控制分子磊晶堆栈的方式形成食品添加剂金箔。

昨日,据中广网报道,一位卫计委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国外早有先例,在此前的专家评估中,并没有收到反对意见。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这次将金箔放入酒中的提议来自一家白酒企业。具体是哪一家,不得而知。“既然意见到了我们这边,那么它从安全性和公益必要性方面,是经过了专家的审查的。”


“卫计委再次征求意见系特例”


昨晚,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一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介绍,该中心下面挂靠的一个专家委员会此前负责了金箔是否列入食品添加剂的审评。

“金箔入酒早在去年8月就已经公开征求过一次意见,时间跨度为一个月,不过公众和媒体未关注到。在这一个月内,标准管理部门组织了专家评审,未收到任何不同意见。”该工作人员说,实际上这次卫生计生委征求意见并非常规做法,而是特例。“由于未收到任何不同意见,按程序就可以批准了。但标准管理部门认为,金箔入酒听起来就比较敏感。因此卫生计生部门再次公开征求意见,就是希望多听听社会上的不同声音。”


  1. 金箔可否做食品添加剂?

国际上早有先例,黄金不吃多无害也无益

中国工程院院士、食品香料研究专家孙宝国昨日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国际上将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早有先例,在欧盟、爱尔兰、日本等国家和地区金箔均可以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据公开资料显示,1983年,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将金箔列入食品添加剂范畴。

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食品安全专家阮光锋表示,欧盟、日本、澳洲等国家和地区,金箔均可以用作冰淇淋、巧克力等食品涂层。在澳洲和新西兰,金箔还可以用于酒精饮料和低度酒,限量不超过100mg/kg。“综合来看,金是一种正常的食品添加剂,在国际上已有应用,并不需要太吃惊。”

阮光锋说,从营养学的角度看,金不是人体必需的营养素,不过,吃黄金只要不吃多,既无害也无益。金的稳定性很好,在人体内不会消化,也不会产生反应,它没有任何营养价值或者味道,食用金箔后,它在体内不会堆积,会原封不动地离开人体。“当然,如果黄金吃太多,可能会影响消化或造成肠胃不适。但在征求意见稿里,白酒中的使用量是0.02克/公斤,喝一斤酒也才0.01克黄金。”新京报记者 张婷


2 酒里是否允许加金箔?

传统白酒不允许添加;江苏曾发文禁添加

中国酒业协会副秘书长宋书玉指出,中国传统白酒有十个香型,产品有国家标准,其中都有非常明确的一句话,严禁加非自身发酵物质。

宋书玉说,传统白酒,都是纯的原生态的酒,不是自身产生的物质都不允许添加。也就是说,里面没有食用酒精和任何添加物,“金箔自然也不允许添加”。

宋书玉同时指出,市面上还有一种白酒,是配制酒,配制酒中则可以加入食品添加剂,食品添加剂有多种,有的用来改善口味,也有的是用来改变颜色、视觉效果的。“但有一个前提,就是金箔应该有个非常明确的安全性评估报告,用了哪些评估方法,做了哪些实验,有没有毒副作用?这些都应该让公众知道,毕竟,食品安全是第一位的。”

江苏省卫生厅在2001年5月23日下发过一个《关于对金箔酒卫生监督有关问题的批复函》,其中明确指明“金箔既不是酒类食品的生产原料,也不能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应当禁止将金箔加入食品中。”新京报记者 林文龙


3 为何酒企提议加金箔?


早有企业生产金箔酒,“搞噱头提高售价”

白酒销售专家肖竹青介绍,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武汉黄鹤楼就推出过金箔酒。后来,陆续又有一些地方品牌推出过金箔酒,甚至还有厂家推出加玉石的白酒,但这些都是营销手段,搞个噱头,增加价值感,目的就是为了卖高价,实际上对人体没有什么好处。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茅台、五粮液、西凤、汾酒、泸州老窖等知名酒厂,都没有推出过类似的产品。因为这些酒厂生产的主要是纯粮酿造的传统白酒。

对于究竟是谁提出了在白酒中添加金箔的申请,业内人士的分析纷纷指向三线酒企。

五粮液最大经销商银基集团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分析,提出这样的申请应该来自三线酒企和一些地方小酒厂,因在其他方面无法与名酒厂竞争,只能另辟蹊径,寻找炒作的卖点。

昨日,贵州五星茅台酒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国内大型的白酒生产厂家一般不会生产加金箔的白酒,“但有的小厂家生产金箔酒可能是为了噱头,并可以以此为由提高白酒价格。”

阮光锋称,如果500g装白酒只添加最多0.01克金箔,按目前市价99.99%黄金原料价格仅200多元,也就是说一瓶白酒添加金箔的成本不过2元多钱。所以,加金箔的实际成本不会很高,但是,商家营销可能会利用加金箔来抬高价钱,将一瓶酒的价格提高到几百元甚至上千元,从中牟取暴利。 新京报记者 林文龙


白酒添金箔,拷问添加剂之乱- 禄永峰

2015-02-04 01:10:00 来源: 渤海早报(天津)


记者2日注意到,国家卫计委官网近日刊登了《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征求拟批准金箔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意见的函》,函件称,经审核,拟批准金箔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现已开始征求各相关单位意见并向社会征求意见,时间截止到2月20日。(据《京华时报》2月3日报道)

   依照常识,无论食用何种食品,应该享用的是食品自身的品质,比如它的色泽、味道,但种种食品添加剂,已经让这一设想变成奢望。不信,看看成品或半成品食品里那些人为的添加剂,谁也不一定都熟悉。当然,既然允许添加添加剂,首先应该是出于食品品质考量,比如防腐变质,至于看上去色泽更为好看,吃起来味道更为诱人,食用后营养成分更为丰富,添加后食品自身价值或将提升,抱着这些目的的添加剂难免让人嗅出其中的商业味儿。

   白酒中添加金箔,就不由让人联想到诸多商业噱头。首先是提高商品档次,显示豪华气派;其次,白酒添加金箔涨身价。问题是,白酒添加金箔后,酒还是原来的酒吗,饮后就会一定促进健康吗?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副教授范志红表示,从营养学的角度看,目前已确定人体必要的元素有20多种,但肯定不包括金。白酒中添加金箔,一头关系到消费者的饮用健康,另一头与行业暴利、甚至畸形消费密切关联,国家卫计委作为食品添加剂的关口部门,两头谁轻谁重,恐怕不该游离左右。

   白酒中一旦允许添加金箔,到时候金箔就会名正言顺地成为又一道金光灿灿的食品添加剂,问题是,唯有纯度达99.99%的金箔才可作为白酒的食品添加剂,纯度之纯自然让金箔酒名副其实,但谁又能将其监管到底?是金箔的加工提供者,是监管酒类销售的政府工商部门,还是管理食品添加剂新成员的国家卫计委?一个纯度,或将牵扯诸多部门,何况金箔酒所牵扯出来的问题,很可能远远在一个金箔的纯度系数之外。

   说到底,所谓食品添加剂,还应该回归本位,该添的添,不该添的,白送也不添。毕竟,添到身体内的东西,容不得声东击西,更容不得虚张声势,否则,就是添乱。

本文来源:今晚网-渤海早报


别让“金箔入酒”成奢腐催化剂

2015年02月04日 09:20:06 来源: 长沙晚报


国家卫计委官网近日刊登的《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征求拟批准金箔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意见的函》称,经审核,拟批准金箔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现已开始向社会征求意见,时间截止到2月20日。至于为何在白酒中添加金箔以及添加金箔的好处,函件只字未提。对此,行业协会和专家的态度并不积极。(详见本报今日A5版)

10多年前,金箔入酒便开始在白酒市场上隐隐约约地显露身影。为此,国家卫计委的前身即原卫生部的相关部门曾发文强调,金箔既不是酒类食品的生产原料,也不能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这样,所谓金箔酒每次只要一露头,就会立即遭到查封。然而,此次国家卫计委一改原先的基调,似乎是想为“金箔入酒”找到一张合法的“通行证”,引人质疑自在情理之中。

食品添加剂何种情形下方能使用呢?按照食品安全法规定,“食品添加剂应在技术上确有必要,且经过风险评估证明安全可靠,方可列入允许使用的范围”。这意味着,不管是在法律的刚性规定上,还是在民间的软性认知上,食品添加剂使用必须遵循“安全+必要”的原则。安全是指其对人体无伤害,必要是指其能对食品起到增色、添香、塑形、防腐之功效。同理,“金箔入酒”,也应坚守“宁缺勿滥”这一行为底线。

而面对国家卫计委拟批准“金箔入酒”的征求意见函,别说普通百姓,连白酒行业的专家,也不明白“金箔入酒”意义何在。依据目前人类所能达到的认知层面,“金箔入酒”毫无必要且有安全之虞。从人体健康的角度而言,人体所必需的20多种微量元素中,并不包括黄金,更遑论其有什么延年益寿等功效。相反,黄金摄入量过多,有害身体,甚至致人死亡。从酿酒行业的角度而言,金箔并非是必需的生产原料,亦不能提高白酒品质。

按照社会常识,若要批准“金箔入酒”,起码得拿出真凭实据证明其“食之无害或有益”,而国家卫计委不知何故却只字未提。“常饮金箔酒,定会让您精力充沛、心旷神怡”,仅是一些相关白酒企业和营销人员的片面之词。而且,“金箔入酒”既不能获得行业协会和相关专家的认同,也丝毫激不起他们的兴趣。一专家直称:“作为纯粮固态发酵白酒,‘添金’没有任何意义和技术必要性。”

为何有人热衷推动“金箔入酒”?恐怕可归结于一个“利”字。比如,同一品牌白酒,“添金”前每瓶不过几十元,“添金”后身价则涨至300多元,而“添金”成本仅2元。“添金”虽不能提升酒的口感与品质,但“喝的时候摇一摇,酒就会金光闪烁”,让饮用者顿觉有面子。这或许是“添金”的唯一益处,但这种“多花200多元钱,换来3秒钟的虚荣”的消费,无疑是畸形的。一则,这种益处,显然绝非食品安全法所说的“确有必要”;二则,“金箔入酒”一旦照进现实,恐让奢靡腐败之风重新抬头,祸害国家与社会。

可见,“金箔入酒”,在未有新的科学理论与医学技术证明其具有科学性与合理性之前,应当谨慎而行。特别是,一直饱受公众诟病的白酒业深陷“塑化剂门”,且相关检测标准仍未见出台的语境下,“金箔入酒”更会引来公众质疑,即便对人体无害也应暂缓施行。否则,旧患未除, 又添新伤,令人情何以堪。(屈金轶)


金箔入酒,醉了的是谁

2015年02月04日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食安专家:不被吸收,无害却也无用,基本是吃进去原封不动排出来

  科普专家:若按标准添加,实际成本才2元,却给商家炒作抬价空间


  ■本报记者 陈玺撼


   白酒和金箔看似没有联系,近日却因为国家卫计委一纸函件走到了一起。该函件称,经审核,拟批准金箔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仅用于白酒这一类食品,现已开始征求各相关单位意见并向社会征求意见。消息一出,众多业内人士直呼“不可思议”。对于金箔是否能通过审批成为新的食品添加剂,多位专家表示“不看好”。

   科普组织“果壳”成员、营养与食品安全硕士阮光锋分析认为,根据函件,即使金箔成为合法的食品添加剂,500克装白酒顶多添加0.01克金箔,实际成本才2元多,称不上名贵,可一些商家就有了炒作抬价的空间。


  金箔无害也无用


   国家卫计委在这份名为《关于征求拟批准金箔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意见的函》的附件中,为可作食品添加剂的金箔下了定义:将纯度为99.99%纯金以物理方式气化,使其均匀分散成小分子,再将这些小金分子重新堆栈排列,以精准控制分子磊晶堆栈的方式形成。

   “如果严格按照上述工艺,这种金箔的生产过程应当是物理性的,不会加入其他化学物质。”上海市食品添加剂行业协会秘书长吉鹤立表示,从安全性考量,纯金不会对人体健康构成危害,其性质十分稳定,基本是吃进去原封不动地排泄出来。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副教授范志红表示,目前已确定人体必要的元素有20多种,但肯定不包括金,金不会被人体吸收,不会有任何营养。

   “白酒的酿造过程靠的是生物,加入金箔,对白酒的制作以及品质的改善都没有任何作用。即使金箔可以通过安全性评估,但技术上没有必要,也不能证明使用有效。”吉鹤立表示,如果收到卫计委征求相关意见的函,上海市食品添加剂行业协会将回复否定的意见。


  目前添加属违法


   记者昨天在淘宝网上搜索“金箔酒”,出现近700项相关产品,其中不少为日本的“舶来品”,进口清酒中漂浮的金箔清晰可见,还有一些标称产自四川、山东等地的“金箔酒”,同样含有金箔。这些“金箔酒”售价从48元至6.88万元不等,许多商品的页面上根本没有标注生产标准。其中一款标称为“瓦屋春”的白酒还宣称金箔是国际公认的食品添加剂,“1983年,世界卫生组织食品添加剂法典委员会将其列入食品添加剂范围”,并称我国《新资源食品管理办法》自2007年12月1日起实行,金箔被列入了新资源食品名单。

   对此,上海市食品安全办公室专家组成员沈建华称“简直没有常识”。他查阅了相关许可清单,表示卫生部、卫计委从未发布任何公告将金箔列入新资源食品名单。另外,金箔从未得到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批准作为食品添加剂,其安全性也未经过世界卫生组织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委员会的评估。只要不在我国现行的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之列,金箔目前在中国就不能作为食品添加剂添加在食品中,否则将是违法行为。

   记者从上海酒类专卖管理局了解到,目前本市生产白酒的厂商很少,并没有所谓“金箔酒”在生产,市场上流通的“金箔酒”全部来自外地,其安全性难以验证,提醒消费者谨慎购买。

   截至记者发稿时,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的申请者是谁,申请的依据和目的是什么,依然还是个谜。


  意不在酒

 

   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加入白酒征求意见,立即引起众多争议。

   明眼人不难看出,相关企业试图把金箔列为食品添加剂,或许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为产品涨价找理由。黄金入酒的负面影响不容小视。人们担心,在全社会深入推进作风建设的今天,黄金入酒是否也会步“天价月饼”、“天价粽子”等的后尘,为虚荣浮华的社会风气推波助澜。如果这种不正常的消费势头不能被遏制,势必造成奢靡之风在全社会扩散,消解来之不易的反四风成果。

   对不正世风进行纠偏也是相关部门的责任。如果每个行政部门都能考虑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顺应社会发展的潮流大势,认真聆听群众意见,尽心尽力履行职责,必会不断提升行政决策的能力水平,匡正世风良俗,做社会责任和良好秩序的坚定守护者。

  (据新华社北京2月3日电)


参与讨论,请点击下面↓↓↓ 阅读原文 进入食品论坛话题帖子。

Copyright © 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