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

被诬蔑的保健品推销员

全民故事计划2021-01-08 14:24:13

这类人有钱又有病,而且身边没有家人——老伴早已去世,儿女也都在外地,被称为最容易上钩的人


全民故事计划246个故事



2017年上半年,我供职于一家保健品公司写营销软文,期间认识了张阿姨。快五十岁的她,在年轻人扎堆的公司里显得格格不入。


她的业绩一直能排在员工中上游,是公司同事口中的一个传奇。


最初,张阿姨只是公司里的保洁员。有段时间公司资金紧张,发不出工资,就用产品充抵。张阿姨一次性领了几十盒保健品,满载而归。


家里只有他和丈夫两个人,丈夫患有脑血栓,出院后只能坐轮椅,女儿嫁到了外地,很少回来,生活来源全依靠张阿姨做保洁挣来的微薄工资。


张阿姨把保健品拿回家后,丈夫一看,觉得这些东西太贵重,自己的病反正就这样了,“穷人就没必要吃这些了”。


张阿姨拗不过他,不得不找到公司一位姓周的推销员想办法。得知张阿姨的来意后,小周笑了,说:“张阿姨,我们是销售,怎么能帮着你卖东西,我这个月的业绩还没完成呢,您想让我喝西北风去啊?”


张阿姨这才反应过来,整个人跟泄了气的气球似的,看起来没有任何说话的力气。小周多少知道张阿姨家里的情况,他看张阿姨难过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不如这样吧,你跟着我们一起跑销售,卖多卖少都是您的。”


当时公司里的销售主管在小区旁边的广场上给早起锻炼的老人举行健康讲座,结束后便开始推销公司的产品。张阿姨趁机加入了队伍,混乱中把几十盒保健品卖掉了一大半。


主管看到了这一幕,当时没发火,等老人走后,截住张阿姨,“我知道您这几个月没有拿到工资,按照公司规定,所有的销售收入都要交给公司,然后再把提成发放给员工。今天的事就算了,下不为例。”


张阿姨当时估计也没多想,不经意地就问了一句:“提成是多少啊?”


“一般是十个百分点,你问这个做什么?”主管回道。


“我也想干这个。”算下来,一盒保健品的价格在两百元左右,五盒一疗程就是一千元,提成就有一百元,每天找到一两个客户,一个客户买一疗程,一个月至少有三千元,比她打扫卫生强多了。


“张阿姨,做销售的大多是年轻人,您这个岁数了,行吗?”


“您放心吧,这些产品不都是卖给老年人的吗,我懂他们的心思,刚才有几个老人还是我劝他们买的呢。”


主管想了想,觉得可以试一试,就同意了。




销售保健品除了举行各种讲座,现场售卖外,主要是盯人销售。公司会寻找一些比较有经济实力的潜在用户,让销售员主攻这些人,手段无非是拉关系、套近乎。


这类人有钱又有病,而且身边没有家人——老伴早已去世,儿女也都在外地,被称为“最容易上钩的人”。


张阿姨的第一个目标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国企退休职工,姓刘,患有支气管炎等多种疾病。


为了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接近他,张阿姨把自己伪装成一名某新型保健品的推广员——这招还是小周教给她的。这种保健品叫百岁养身汤,每盒有十小包,包里的东西呈粉末状,用开水泡着喝。


刘大爷对购买保健品这事一开始并不上心,张阿姨也不急,只是陪着刘大爷聊天解闷,两人家长里短,谈谈各自的儿女。慢慢的,刘大爷有些不理解,直接问“大妹子,你每天都来陪我聊天,怎么不推销你的产品啊?”


张阿姨叹了口气,说:“老哥啊,你不知道,我每天来你这儿待上一两个小时,看着是陪你解闷,其实是我自己想找个说话的人。你不知道啊,别看我那口子身子骨不行了,脾气却很大,回去晚了也骂,饭菜不可口也骂。你说我们俩又没收入,女儿也指望不上,我不出来干活,谁养活他啊?”


“你不是卖保健品的吗,怎么不给老伴吃啊?”


“晚了,我卖保健品时,他都已经瘫了好几年了,神仙来了也不管用。还是专家说得对,预防是最好的治疗。老哥啊,不是我说话难听,像你这个年龄,这样的身体状况,以后难保不会像他那样。”


刘大爷吃了一惊,问:“他得的啥病啊?”


“慢性支气管炎,刚开始没当回事儿,后来就贻误最佳治疗时机了。”


这应该是张阿姨对刘大爷撒的第一个谎。


也许是张阿姨的话起了作用,刘大爷害怕落得张阿姨丈夫那样的下场。仅是刘大爷这一单,张阿姨就完成了业绩的一小半。


两人从此成了贴心朋友,张阿姨隔三差五就会往刘大爷家跑。和别人不同的是,虽然张阿姨知道刘大爷手里有不少存款,但是她坚持每月只卖给刘大爷一个疗程的产品,总价不超过两千元。


有人表示不解,张阿姨也不解释,依然如故。后来有一次我帮张阿姨做一些表格,闲聊问她是怎么回事。张阿姨看我不是销售人员,就道出了其中的缘故。


“长期客户不是一锤子买卖,讲究细水长流,如果你一下子卖给客户好几万的产品,容易让人觉出不对来。而且你这个月的业绩好了,下个月老板肯定会给你更多的任务,我不像你们年轻人有那么大的冲劲,我老了,有几个像老刘这样的固定客户,每月有个三四千的提成,能过日子就行了。”


这似乎就是张阿姨的“销售经”,无论其他销售员口号喊得多么震天响地,每天早上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在楼下喊着“奋斗奋斗,财富财富”,张阿姨始终是慢吞吞的,不慌不忙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闲下来的时候,张阿姨还顺带在公司收拾东西,打扫卫生,偶尔被一些新人误认为是公司的保洁人员,她也笑笑不解释。



上班两个月后后,张阿姨几乎和所有的客户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即使其中一些人因为子女的干涉不再购买张阿姨的产品,她也不生气,嘴里说着相互理解的话,只不过去对方家里的次数会渐渐减少。


时间久了这些人也察觉出来,以前张阿姨每星期都会去一两次,现在一个月也不去一回,可是谁也不能说什么,毕竟和他们聊天又不能让张阿姨有提成。


有旧人退出,就有新人加入,新的客户相比久的客户总要耗费更多的精力。赵大爷是其中的代表。


赵大爷刚退休不久,老伴在几年前去世了。和刘大爷不同的是,赵大爷身体很好,而且每年都去体检,他之所以会成为张阿姨的客户,纯粹是因为不适应退休后的生活。


张阿姨不仅陪他聊天解闷,还带着他认识了几个“病”友,大家一起交流各种养生知识,也算老有所乐。


一切顺水推舟地顺利进行着,赵大爷取代了刘大爷,成了张阿姨的主要客户。她的业绩一直稳定上升,令其他人艳羡,却始终得不到真传。


直到半年后,赵大爷的女儿发现了柜子里的一堆保健品,一开始赵大爷只说是从超市买的,想糊弄过去。女儿看出了赵大爷的心思,当下也没有拆穿。


当张阿姨再次来到赵大爷家时,碰巧赵大爷不在,赵大爷的女儿亮明了自己的身份,把一大堆保健品扔在张阿姨面前,要求全部退掉,而且往后再也不许张阿姨靠近赵大爷。


张阿姨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吃了一惊。因为赵大爷和其他客户一样,每月只购买一个疗程的产品,正好一个月吃完,按理说不应该留下这么多。


赵大爷的女儿显然是有备而来,找来了一位律师朋友来帮忙。律师恐吓说,张阿姨的保健品属于三无产品,没有国家药监局的正规批号,不能出售。张阿姨不知真假,被吓得丢了主意,脑子一热,当即答应退货。


回到公司后,领导对张阿姨私自答应退货的行为很不满,因为那位律师的话根本说不通,保健品本就不是药品,不需要药监局的批号,它起的是预防、保健作用,并不是药品的治疗作用。


“但是在宣传时不是一直说我们的产品能治病吗?”张阿姨还没从惊吓中缓过来。


“那只是宣传的手段,这年头谁做广告不夸大产品效果啊。就算你说了,他们有证据吗,到时候来个死不认账就行了。”领导应付这种事显然很有经验。


“但是那些客户记得我们说过的话啊。”


领导这才想起来张阿姨的那些长期客户很多都是相互熟识的,和赵大爷闹僵了,估计其他人心里也会有芥蒂。


“这样吧,按照公司规定,最多只能退一半,剩下的要从你工资里扣。”


最终赵大爷购买的七个疗程的保健品全额退款,价值有一万多,张阿姨填补了足足两个月的工资。


整个过程都是赵大爷的女儿经手,张阿姨在她面前显得手足无措、战战兢兢,在这期间赵大爷一次都没有露面。



这件事对张阿姨的打击挺大,她比以前显得畏手畏脚了,再没联系赵大爷。


过去了一个星期,赵大爷主动给张阿姨打来电话,只听到张阿姨语气温和地问道:“老赵啊,那些保健品你咋没吃呢,你担心我害你啊?”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只看到张阿姨脸色沉了下来,急切地说:“算了吧,老赵啊,反正你身体挺好的,不吃也没事儿。”


“你女儿给我下过最后通牒的,还是算了吧。你女儿太厉害,我惹不起。”张阿姨匆匆挂断了电话。


让张阿姨没有想到的是,赵大爷竟然追到了公司里。


面对同事们的窃窃私语,张阿姨把赵大爷拉到外面。说了半天,张阿姨才将赵大爷劝回去。


有好事的同事问她怎么回事,张阿姨随意敷衍了几句。同事们见挖不到什么料,嘀咕着走开了。


公司里逐渐出现了风言风语,说张阿姨是通过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来拴住这些客户的心。


“她是中间人,为这些老人联络一些风尘女子,有时甚至会亲自提供服务,还说自己的产品具有补肾强身的作用。”


“没见她那些客户大多是独居的单身老头?张阿姨的老伴也瘫痪了多年,双方可谓是各取所需,一拍即合。”


流言让张阿姨很是愤怒,但是推销员惯有的厚脸皮又让张阿姨的怒火无处发泄。她流着泪向领导告状,领导对张阿姨不愿扩大战果的做派一向心有不满。


“大姐啊,不是我不帮你,你也知道,干销售的都是什么人,哪个是省油的灯哦,一个比一个心眼多,我管不过来啊。就像你一样,手里有那么多优质客户,却不愿意多卖产品,我说什么了吗?”


张阿姨对这种情况感到身心俱疲,只得作罢。


日子过去了两周,流言渐渐平复,直到张阿姨的丈夫突然因病去世。


葬礼刚一结束,张阿姨就准备辞职,而此时公司却传出第二个流言:张阿姨辞职是因为她老伴这个“托”去世了,她没有办法继续用瘫痪老伴的不幸遭遇来恐吓那些不愿意买她产品的客户了。


张阿姨也懒得解释。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她找到自己的那些长期客户,告诉他们自己往后不再卖保健品了,劝他们以后也不要再买这些东西,没有多大用处。


在递交辞呈时,领导想把张阿姨手中的客户资源转移给别的推销员,张阿姨拒绝了。领导很不开心,威胁说要把她这个月的奖金扣下,当时所有人都在旁边张望,只听到张阿姨淡淡地说:“你想扣就扣吧。”


领导狐疑地看着张阿姨,最终还是在辞职单上签了字。


也许是念及张阿姨在公司帮忙打扫卫生的情分,她的工资和奖金最后也一分没少。



离开公司那天,张阿姨在楼道遇见了我,我打了声招呼,张阿姨看了我一眼,问:“你在这儿多长时间了?”


“六个多月吧,怎么了?”


“打算一直干下去?”


看到我没有回答,张阿姨自顾自地说:“你是写文章的,又是本科生,应该能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听阿姨一句劝,别在这儿干了。”


我敷衍回答:“知道了。您这是辞职不干了?”


张阿姨点点头:“是啊,不干了。以前是因为你叔一直在吃药,家里开支大,我才做这个的。现在他走了,我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听说张阿姨离开后,又去见了她的第一个客户——刘大爷。她是去劝刘大爷不要再买保健品的。


公司缺了一个这样年纪大的推销人员后,看起来没有多大变化。


有一天我从一位年轻的同事那里听说,刘大爷得知张阿姨不再卖给他保健品非常生气,认为她不看重他,就从别人手里又买了大量的保健品。


说的人洋洋得意,提到张阿姨不时露出一丝鄙弃。


我在网上搜过有关保健品的事情,虽然写营销软文是比较正常的推广手段,但是保健品公司出事的例子不少,法制节目上总会有一群警察突击检查某家保健品公司,看到屏幕上那些一个个年轻男女抱着头蹲在地上的场景,我心有余悸。


重新打开那张图时,我惆怅了很久,几天后,我也递交了辞呈。离开时看到那群年轻人不时拿着手机向电话另一头年迈的人亲切问候,气氛融洽,觉得格外荒诞。


不由想起张阿姨离开时的背影,那个背影无比落寞。





作者李枫,新媒体从业者

编辑 | 蒲末释

全民故事计划原创文章

如需转载请至后台询问

寻找每个有故事的人,发现打动人心的真实故事

投稿请寄 tougao@quanmingushi.com

Copyright © 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