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

老“利城”的感觉

东营微文化2020-01-23 08:49:44

点击上面东营微文化一键关注

“东营微文化”为东营市作协重点扶持文学公众号。平台宗旨:体现人性本真,歌颂人间温暖,传播正能量......关注微信公众号“东营微文化”,每天推送有温度的文字!


老“利城”的感觉

作者丨王峡云   摄影丨高乐村  王峡云



凤凰古城

 在黄河入海处,有一个古老的县城,就是现在的山东省东营市利津县,从战国时期就是众多黄河渡口的驿城之一,是兵家要地,有“铁门锁浪”之称,金朝始有县制。这个县城是我的出生地,当时大家都叫它“利城”,又叫凤凰城。粗略一算,随父母离开当年的利城已经四十九年了,那时我才六岁。后来县城西迁重新建设,父母多年后又调回县城工作,虽然在外地的我时常探家,却再也没有踏入古城。


  

 今年春节前回家看望年迈的母亲,与拼车同行又年龄相仿的同乡随意聊起来,才知道老城里有些建筑几乎还是儿时的模样,听来不由心头一震。老家当年属海退之地,是有名的沙土窝和盐碱滩,草都难长几棵,很是贫穷落后。房子大多是“土坯”做的泥巴墙,很少有青砖红瓦,更别说如皖南徽派建筑那样美观且有特色了。

不过,作为古渡口之一的“东津渡”旧地,曾有八景之说,在印象里还是有一些繁华所在的。尽管我几年来遭遇波折,身心迷茫愈发慵懒,但听了同乡的话,还是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想去寻访一下陈年生活的地方,看看还有哪些窗门旧饰与幼年的记忆对的上号!



西关桥头

      从新城区向东边的老城回访,首先经过的就是西关桥,当时它可是繁华城区与西面荒郊野外的分界河哟。现在,小河沟早已被覆盖不见踪影,悄悄流淌的也变成了生活的废水。我暗想桥头都早已改观,老城难道还能有昔日的模样?……

 

       

踏过桥头,我就迫不及待地四处找寻,印象比较深刻的牙医老宅没有寻到踪影,反而是曾经摆满咸梭鱼的“水产门市部”,在一铁板房后露出来一抹腥味熏天的霸气门头。



果然如同乡所说,大多的房屋有所变化,但胡同的宽度、名称,老土产门市部、新华书店、招待所等几个老店虽然老旧,但依稀还是原来的样子。



青春理发店

  看到这个张扬的店名,就想到有几代人从这里容光焕发,神采飞扬地走出去,你瞧,那时的发型还是蛮酷炫的!

      这几代人大多已少年成老,去往南国北疆;有的已霜染白发,饴弄曾孙,可这个小小的理发店却红颜未改,“青春”永在,并且仍然忠心耿耿地为屌丝们继续操办着“头顶大事”!



小玗头的栏杆

      迫不及待地先来到出生和幼年居住的小玗头 ,当年老妈当售货员卖棉布的城关供销社门市部完好如初,只是外墙颜色鲜艳了许多。窗台下那铁制的栏杆,可拴马,可晾衣,可供我等学龄前儿童当做单杠一样,双手吊起翻着让大人心惊胆颤的跟头。


  

当时我看它就是这个角度,现在再看,我居然都不相信,当年俺竟这般矮小。



家与酱菜园

我儿时的家找不到了!似乎是当年门楼的位置,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看来这户人家过的还不错。思量再三,最终还是放弃了走进去聊一聊的念头。


  

不过,经常玩耍的酱菜园还在。那时候,随风老远就能闻到各种酱菜的香味,只是不知何时已经废弃了。


渤海湾大地震

 1969 年渤海湾7.4 级大地震时,我正在酱菜园的南屋窗下甜甜的午睡,震感突然来袭,慌不择路,连忙爬上窗户,一手撑起震落的雨搭,一手抓着窗框,浑身颤抖着就是不敢往下跳,还是马秀花阿姨摇摇晃晃地跑过来救我一急,要不,那场景,好尴尬呀!

 六岁时的记忆深刻,也多亏了这场地动天摇!不过,当年要是有这么多的杂草荆棘,不跳也是对的!



陶土大缸

  虽然早已不再手工做酱了,可酱菜园做酱的陶土大缸居然还有,并且被锔大缸的锔过了。记得那个时候做酱,有一道工序是要有一两个人跳进去,赤脚踩好久的......就是忘了吃的时候有木有那个啥味呢!


  

 五十岁以上的人都有可能记得,肩挑风箱和火炉子的手艺人在街上边走边唱:锔盆子锔碗锔大缸啊。谁家有裂了纹的陶瓷容器,他就拿出用牛皮带牵拉的金刚钻具,在裂纹的两边钻眼,然后用钯锔子把裂纹修理得密不透风。“没有金刚钻,别揽那瓷器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记忆里最雄伟壮观的大玗头

 从小玗头往南走几百米就是大玗头(儿时觉得好远)。这可是心目中的天安门广场,是整个县城当年最繁华的“王府井”,也是文革时期给所谓的右派戴高帽、挂油瓶、开批斗会的重要场地。真没想到,尽管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可是主要建筑的外观与装饰会面貌依旧:石墙、台阶、窗板、门把手、五角星,还有玻璃上的花饰、龙飞凤舞的毛主席语录……八景虽没看到,见到这些就已经超乎想象了!



                  饭前的歌
  再穿插一个幼儿时的小故事:当年人民公社食堂开饭前,都要先唱革命歌曲、背诵主席诗词或语录等内容的,叫做“四个首先”。每天我都是抢着爬上(或被抱上)墙边的桌子,领着大人们集体唱诵《东方红》等曲段,然后大家才开饭。就像有些西方人士在饭前祷告一样,那是相当的虔诚。发现没,当时的我政治觉悟好高哇,想想还有些小得意唻,嘿嘿!
  对了,我现在的工作是管理员工餐厅,不知道这是不是五十年前就埋下伏笔了呢?!



供销合作社

  “发展经济,保障供给”是当时比较时髦的话语。县供销合作社,大家简称“县社”,它可是商品流通领域的“大哥大”,“三桶油”算啥,所有的米面油盐酱醋茶,大到拖拉机,小到铁钉子的经营权,通通归他说了算。分为粮油门市部、百货、水产门市部、生产资料门市部、副食品店、土产杂品门市部等等,好多啊,牛掰不?!


  

不过,由于区划建制不断变化,供销社和商业局老是分分合合,连我老妈这样的老员工,都不记得上面这个院子是县社还是商业局了!



顶梁柱的哥哥

 那时的生活用品几乎都是凭票供应,光有钱是买不到的。只有水是免费的,可惜不是自来水。人们用水,除了翻越黄河大坝,用”油鼓子”水车去河边拉水,再就是沿着崎岖的小路到井里挑水了。

 父亲工作忙,少年的哥哥是家里的顶梁柱,经常用他那稚嫩的肩膀拉车挑担,可吃了不少的苦呢!


  

 和哥哥姐姐在东南街村转了好久,还问了几个老大哥,终于找到那眼井。井还安静地存在着,水很清澈,水位也不低。可能是现在家家用自来水,挑井水的少了,就连井沿上厚厚的冰层也没有了。不过为了找井,沿路看到的房子让我感慨了许多……


(墙砖上的碱硝,曾经是制作鞭炮的原料)

(所谓“独木难撑”指的是它么?)

(我一直不明白,为啥盖东屋时,要把北屋的一面窗户遮挡得严严实实)


可谓是:
泥屋仍在,难敌经年风刀雨剑,
碱硝尚存,不见昔日电闪雷惊。
儿时的印记依旧,
却心痛你早已布满了岁月的沧桑……



老城与新城

  看来,西城在父老乡亲们的共同关爱和努力下,犹如新星一般冉冉升起。只是老城却如失去子女的耄耋老人,虽然依稀看到壮美夕阳的余辉,但也难掩孤独蹒跚的身影。想想西关桥的分界,正好180度地换了个方位。



遗址保护

  可喜的是,现在的家乡,领导在不断建设新城的同时,已开始注重历史遗迹的保护,古老的东津渡口渐渐变成人们休闲娱乐的地方。相信不久的将来,我可爱的家乡一定会变成更加令人神往的地方,就像是一只腾飞的凤凰,把最美的舞姿展现在世人面前!



 这不,我和老母亲刚刚在黄河岸边下车,就和一个年龄与她相同,生日还相差没几天的老姐妹在这古渡遗址相遇了。

 看着这个缠过小脚,步履蹒跚的大娘舒心的微笑,我这个时常为生计奔忙的中年男儿,在她面前感到异常的渺小。或许是这日夜裹携千吨黄沙,浩浩荡荡,义无反顾回归大海的母亲河,赋予了两岸勤劳儿女宽广的胸怀和无畏的气概。对比老家的人们,我这个曾经志在四方的人怎能就此迷失方向,不去勇敢的面对未来呢!


 

作者注:诚挚感谢利津的亲朋提供的美图。



作者简介

杂面卜几,真实姓名王峡云,原籍东营利津,现在内蒙古赤峰工作。

东营微文化编辑部

顾问:陈谨之  橄榄绿   鲁北   清泉

主编:郝立霞

副主编:张永君   郝立新 

编辑:张旋   任晓娣   吕娟娟   文姐

外联:郭杰瑞

征稿要求:散文,诗歌,小小说,随笔等各类体裁,字数在300-2000字以内。投稿请先关注公众号/加主编微信。因编辑人员时间,精力有限,请作者自行校对。投稿需原创首发作品,文责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

投稿邮箱:407258991@qq.com 投稿邮箱若没收到自动回复,请微信联系。 

微信号:18562013539

东营微文化本月特设人气奖以示对作者认真推介作品及平台的鼓励和感谢:每1000阅读量,或留言100奖励10元,不兼得(有奖征文除外)。

Copyright © 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