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

虎父无犬子,崔家不懦夫

有所穆然有所怡然2020-01-13 14:30:37

原创作品∣转载请后台获授权




1937年

日本人在衡水武邑修炮楼

一个叫汝贤的小男孩的家被强拆

几个月前汝贤的母亲刚刚去世

汝贤的的父亲告状无门

终日郁闷,不久也去世了



才十岁的汝贤

没了爹娘

哥哥们也在艰难度日

顾不上他

汝贤像个孤儿

 


汝贤

这个正式的名字

是他14岁当上了民兵时才有的

14岁,浑身散发着使不完的劲儿

汝贤挖过地道和壕沟,放过哨也藏过粮

凡事都积极



1945年底

汝贤参加了第一次战斗衡水战役

当时大约有6000多伪军集中在衡水县城

伪军对群众进行野蛮的欺压

强奸民女、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汝贤所在的冀南军区第三十二团只有1700兵力

但将士们一鼓作气攻下了衡水城


解放衡水后的战士留影


不久,民兵班长崔永田

动员汝贤入党“共产党是穷人的党”

汝贤因此成为了党的人

一年后的九月,上级说

参军吧

蒋介石来了

财产保不住

命也保不住



汝贤被编入五旅十三团一营三连

十天后

在滑南黄家庄

第一场战役就开始了

枪林弹雨啊,一仗打下来,全连60多人伤亡

马楼一仗,全班伤亡四人,班长负伤

汝贤在战火中提升为副班长

紧接着是崔桥战役

汝贤第一次负伤,成了三等残废

半年后,才伤愈归队

 

青年  汝贤


汝贤得意的一仗是1948年的栖村镇一仗

他和战友们缴获

机枪一挺

重机枪架一个

冲锋枪两只

还抓了十来个俘虏

汝贤升为排长


排长  汝贤



冬天到了

淮海战场上战斗升级

汝贤的排和上级失去联系

他们拼死守住阵地

战斗结束

全排还剩八个人

和他一个村出发的一群小伙子只活下来两个

又一次负伤,又一次提升

伤一次比一次重,职位一次比一次高


汝贤(右) 


汝贤的战斗持续到1951年

四川剿匪他又一次受伤

伤愈归队后

他和战友的主要任务变成了政治学习

他第一次系统地听到共产主义理想


跨枪  汝贤


习惯了打仗摸枪

当政工干部让汝贤头疼

什么有战士偷卖草料

什么战马咬坏了老乡的马槽

什么战士29岁非说28

什么团员找不到自己的申请书

婆婆妈妈的,烦死了

汝贤说

让他坚持下来不断进步的惟一理由

军人必须服从命令听指挥

 


1963年

汝贤的小儿子出生在天津

小儿子四岁时汝贤举家进京

给小儿子放在北京良乡小学上学

 

汝贤夫妇和小儿子



汝贤北京的家里养了一只可爱的小花猫

全家人都宠着它

一天,小儿子一觉醒来

听到小猫在床下喵喵地叫

他下床发现小花猫不知从哪儿叼来了两条黄花鱼

正准备“大快朵颐”

 

小儿子和小花猫



小儿子高兴地把这事告诉了汝贤

汝贤没有一笑了之

而是很认真地顺着猫的脚印查找

发现黄花鱼是小花猫从墙外叼来的

而隔墙是一个国营菜市场

 


汝贤马上带着小儿子和副食品定量供应本

直奔菜市场

向卖鱼的叔叔阿姨说明情况

把两条黄花鱼的钱付给了他们

还划了副食品定量供应本

结果猫吃了两条鱼

小儿子他们兄弟姊妹就少吃了两条鱼



很多年后

小儿子说

这件事影响了他一辈子


 军功章闪耀  汝贤



1981年

汝贤副师级离休住进了干休所后常常发无名火

他吃简单的饭菜

早睡早起

每天读报每天锻炼

……

 

2007年开始

阿尔茨海默氏症开始侵扰他

有时盯着自己的儿女也叫不上名字

他发明了自己的一套识别体系

对客人说吃饭吧

对家人说住下吧


老年汝贤


但汝贤总是跑去干休所办公室要参加政治学习

战士们会给他一张旧报纸假充上级文件

他会把报纸抄到自己的笔记本上

他要走出大院时不好拦住

站岗的士兵只要说

“首长,上级有命令,今天不让出门”

汝贤就马上掉头回去

 


2017年12月19日下午两点半

汝贤的小儿子领着儿媳妇和小孙女儿赶到医院

汝贤的嘴半张着睡得很香

小儿子攥着他的手

亲了他的额头

……

汝贤走了

 


汝贤姓崔

小儿子叫永元


 

继承了父亲遗志的小崔说:

我是个儿子

我不会连我的父母吃什么都漠不关心

我是个父亲

我得让我的女儿看到她的父亲不会轻易认输

我是一个老师

我得让我的学生看到我有担当

我还是个公民啊

我要为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做出我微薄的力量

 


昨天晚上

小崔宣布

将收集到的一抽屉的合同材料

全部交给国家处理


虎父无犬子  崔家不懦夫

Copyright © 宁夏水产品加工联盟@2017